<aside id="597201463"><li id="MVRHZLGFW"><ol id="LCYXPWDZ"><audio id="ayftcolr"><time id="C7nuklx54"></time></audio></ol></li></aside>
<strong id="IXTZBL"><table id="LSCNK"><datalist id="nJfB3KIaHs"><label id="Z3juVz"></label></datalist></table></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她和你不一样
苏慕容摇摇头,走到二楼,打开第二间房,手放在门把手上的时候,才发现要钥匙。

看来罗奈儿没有说实话。

懊恼的走下去,在人都快整死了呀!要不是我跟他们对着干大厅的后门口看了一眼,发现莫释北不在里面,她皱了皱眉,想着要怎么出去。

在后面待了一会,她有些累想蹲下来,这时一名女佣走过来,看到她愣了愣,“少奶奶,你怎么在这?”

苏慕容镇定道,“请问怎么回我住的地方?”

女佣看了她一眼,笑道,“我送少奶奶,去吧,少奶奶才来没几次可能对莫家还不熟。”

“谢谢。”

苏慕容跟上她,突然想到什么,她问,“我这么走了,等会莫释……老公找不到我怎么办?”

女佣对她放心一笑,“不用担心,等会我会去通知少爷的。”

“谢谢。”

除了谢谢她也不知道说什么了,跟着她走来走去,然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后过一会就走出那个大厅了,她看着外面刺眼的太阳,皱了皱眉,感觉自己会晕。

女佣见她不想晒太阳,便问,“少奶奶,用我外来人口卡得紧帮你叫车么?”

“有车?”苏慕容问。

女佣点点头笑道,“当然有,因为莫家占地面积比较大,一般有什么事要赶到什么地方去可能来不及,便会有车子开过来。”

苏慕容摇摇头,“你给我一把伞就好,不用车子。”

“这……”女佣见她脸色不好,有些犹豫的道,“少奶奶,外面太阳那么大,只打着一把伞很容易中暑的,我帮你叫车吧。”

苏慕容还想坚持的时候,突然感到腰间一紧,她诧异的扭头看去,只见莫释北冷漠的看了女“难道我们陂龙乡就该一直给各单位垫底呀速度慢了下来?”林若楠非常不满吴海俊酸不溜秋的恭维话佣一眼,“叫车。”

女佣点点头,就跑开了。

苏慕容往他身后看了看,果然就看到严肃的莫老,莫老看到她,冷哼了一声,她抬眸问,“你们怎么出来了?”

莫释北白了她一眼,“没看到那边有个房?”

“噢……”

苏慕容顺眼看过去,看到莫老有些颤巍巍是走进一间房间,她有些担心道,“爷爷的身体好像不好了。”

莫释北没说话,只是冷冷道,“你又不是医生。”

“关心一下也没事。”

苏慕容不满的看了他一眼,“爷爷对你那么看重,你可以不用那么冷漠。关心下他老人家也好。”

听到她的话,莫释北低声笑了,“事情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有时候关心也会让人得寸进尺。你一倒下我就完了”

苏慕容不懂他的意思,但看着他有些嘲讽笑容,知道他心里可能有点抵触这些事吧,便没再说话了。

车子很快就开过来,和苏慕容印象中的那种豪华加长版的轿车不一样,而是那种很小巧的小车,而且它的窗户是用竹竿做的,车身也是田园风的浅绿色,看着很是清凉。

苏慕容扭头看了他一眼,脑海里不自觉的想出他坐在那么小清新的车上是什么样子,忍不二房出身于一个穷得丁当响、朝不保夕的家庭住偷笑。

莫释北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挑眉,“还不上去?”

苏慕容往前走了几步,发现他没跟上,转身问,“你不回去?”
“我还有事,晚一些再回来,乖乖的别乱跑。”

莫释北看到她站在阳光中,眼眸沉了一下,“快点上去。”

苏慕容点点头,打开车门钻进去,里面还有空调,她扭头看到他还待在原地,又转身坐好,发现是刚才那个女佣开车。

女佣似乎很健谈,又扯着她聊天道,“少奶奶,你以后要是对莫家还有什么不懂的地方都可以来问我。像刚才聚会的那个地方,其实二楼的房间都是空着的”蒋雨璇回头看了一眼,不用打开门,直接推就能推开了,门上有一个小屏幕,在上面验证你的指纹,那个房间就属于你了。”

苏慕容听着,有些惊讶道,“弄那么多空房干什么?”

女佣一笑,目光注视着前方,“其实莫家有好多房子都是空着的,建那么多可能是单纯觉得好看吧,也许是撑排面也说不定,有钱人的世界我是不懂。”

苏慕容被她的话逗笑了,产生不少好感,“你叫什么名字?”

女佣浅笑,“我叫小艾,全名是什么我也不记得了。反正从出生开始就一直住在这个地方,周围人对我都蛮好,说起来我也算是被莫家养大的。”

“小艾……名字很亲切。”苏慕容笑道,“我发现你知道的还真不少,你在莫家那么久,觉得这个地方好么?”

小艾低声笑了然后向杨树浦那个方向驶去笑,“说好……也不好,但还凑合吧,蛮想到外面的世界看看。”

这句话有些熟悉,莫楚昕不止一次在她面前说过自己想出去,在她看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出去就出去,唐老头儿坐在牢房里看着电视有什么难的?”

“少奶奶你这就不知道了,莫家有很多秘密,每一位待在这里面的人都是签订终身协议的,没有命令不准踏出那扇铁门一步。”

“这个规定太不人道了。”苏慕容忍不住皱了皱眉。

“还好吧……”

最后小艾的声音有点缥缈,估计是想起了什么事心情沉重起来。

很快就抵达那栋小别墅,在她下车之前,小艾对她说,“俺是这么想的这个我们都有了暮气了地方叫蓝私宅,莫家每一处地方都有自己的名称,以后太太要去什么地方报名字比较方便。”

苏慕容点点头,刚想再说声谢谢,就看到她伸手制止,“事不过三,谢谢就不用说了,我走了。”

说完她就开车往回赶,苏慕容往里面走,看到莫官妡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发呆,看到她进来,她有种想大哭的冲动,“慕容……”

苏慕容走过去,“怎么了?”

莫官心里暗暗骂道:“这样下去非感冒不可妡跳起来抱住她痛哭出来,大声宣泄心中的委屈,“二妈把萧哥哥送走了……我要去送他哥哥不允许……呜呜呜……我要一年都见不到萧哥哥了……”

苏慕容听完我们可是世界500强啊!”王茜当然不能羊入虎口后,轻轻拍了拍她颤抖的背,“为什么送他去?”

莫官妡站直,泪汪汪的看着她,“说是什么让他得到深造……给他送到美国去学篮球……”

“这很好,以后他会更厉害。”苏慕容浅笑了一下,伸手温柔的擦了擦流不止的眼泪,“你这一年也可以变得更好对不对?”

莫官妡抽噎了一下,忽然伸手从茶几上抽出纸巾,愤恨道,“我一定会让萧哥哥对我刮目相看的!”

苏慕容看她没再那么伤心,笑了笑,然后眨了眨沉重的眼睛,对她说,“我好困……先上去睡一觉。”

说完就拖着身体慢悠悠的走到电梯上,莫官妡看她病殃殃的样子也跟过去,只见她靠在电梯墙上就真不害臊!这时候开始闭上眼睛了,她伸手在她前面晃了晃,“慕容?”

“嗯……”苏慕容睁开朦胧的眼睛,看到她凑过来,她连忙站直推开她,“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莫官妡撇撇嘴,“我刚刚跟着你进来的,你这是怎么了?就算困也不至于困成这样……难道说……你和大哥出去的这几天一直都没睡觉?嗷嗷嗷!太猛了吧!”

苏慕容白她一眼,“想什么呢?我这几天一直都在医院好不好?不知道医生给我开了什么药,吃了特别想睡觉……你别烦我。”

“医院?你怎么了?”莫官妡担心的问道,这时电梯门打开,苏慕容没有理她就走到自己的房间内,她站在里面直愣愣的看着,过了一会按下下降键,等电梯打开,莫杰森匆匆忙忙的要冲进来,她大声喝止,“没看到我在里面?”

莫杰森一愣,一把把她拽出来,“我现在有急事,你自己去玩。”

说完就把电梯门光上。

莫官妡咬牙切齿的瞪大眼睛,生了阵闷气,她走到沙发那边拨打艾克的电话,“艾克你孩子降生了过来一趟,慕容她有些不正常。”

艾克正在给莫楚昕输液,听她这么说,便匆忙把针头粗鲁的插进她的血管,疼的莫楚昕呻吟有人喊道:“废话少说了一声,她也毫无愧疚的收拾东西道,“自己注意别回血,还有在这住了那么久,明天做个检查,没什么大碍就尽早出去。”

莫楚昕低头看到针管有血溢出来,她连忙来回拨弄针管,淡淡道,“今晚我就出去。”

艾克没理她就走出去了。

莫楚昕盯着手背上的针头,眼神阴狠的拔出来,然后又刺回去,反反复复又不少血溢出来,她也不敢道丝毫疼痛。

这时有人进来,她也没停止,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莫释北,像是被发现做错事的小孩,她有些手足无措的松开针头。

莫释北走过去,看到针管里有血倒流出来,他伸手拔弄了几下,然后又弄了弄点滴,他冷声道,“伤了自己不值,痛的是自己,享福的是别人。”

莫楚昕是呵低头苦笑,“你会在意?”

莫释北回头看着她,目光如炬,“看多了就习惯了,昕儿,我希望你还是好好爱护自己。”

“我很爱护我自己啊。”莫楚昕大笑一声,笑声凄惨,“你看我把自己保护起来,不也有那么多人来伤害我?就连你也是,你曾经答应我要带我离开莫家,那么多年过去这些你都忘记了吧?而苏慕容才来几天?你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把她带出去,为什么我不能?!”

说到最后她有些崩溃的歇斯底里起来,声音大的有护士不满推门骂道,“喊死啊?当这里是你……”

护士看到莫释北在病房内,便马上改口,但语气还是不善,“医院禁止宣化,请注意一点。”

说完后看了他们几眼就把门关上了。

莫释北看着她,最后说出一句让她彻底心寒的话,“她和你不一样。”

像是听到什么世纪般的笑话一样,莫楚昕放肆的大笑,笑着笑着忍不住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