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de id="597201463"><li id="MVRHZLGFW"><ol id="LCYXPWDZ"><audio id="ayftcolr"><time id="C7nuklx54"></time></audio></ol></li></aside>
<strong id="IXTZBL"><table id="LSCNK"><datalist id="nJfB3KIaHs"><label id="Z3juVz"></label></datalist></table></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怎么还是不懂得矜持
“苏总,我回来了。”助理走进苏慕容的办公室,恭敬的站在门口说着。

“你不是去洪泽那边验收工程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苏慕容没有抬头,只是面前的电脑边问着。

“我刚到那里便回来了。”助理的声音显得有些兴奋,她在尽力克制着自己的激动。

“发生什么事了?”苏慕容自然听出了她的异常,立刻抬头,面色冷淡的看着她。

“听人说我们在刚夺得的码头的那一标段的村子要拆迁,是市里的安民工程,所以我立刻赶了回来,刚才在路上给市委的刘秘书打了电话,他也证实了这件事。”

助理边说着两眼的笑意越来越浓,白皙的脸庞有些发红。

“真的吗?”苏慕容美丽的双眸瞬间波光粼粼,她看着自己的助理,再次确认道。

“是的。”助理再次肯定的点了点头。

“好,我知道了。”苏慕容已经是眉开眼笑,满意的冲着她点了点头。

看着她步伐轻盈的离开,苏慕容脸上的笑容终于大大的绽放,越来越多越来越美。

这么多天的乌云密布,这个消息就像是隔空出世的精灵,终于让她灰暗的世界射进了万丈霞光。

突然她灿烂的脸上有一瞬间的凝固,莫释北。

他一定是提前知道了市政府会拆迁那个村庄,所以才会提前让自己拿到那个标段。

要知道,市里出面拆迁和公司去拆迁是完全不同的,无论是从人力物力还是财力,公家出面处理这件事情,苏氏就可以旁观,安静的做好属于自己的工程就好。

不用去花心思劝村民搬迁,一门心思的投入到项目上,一种内疚油然而起那么依现在苏氏的实力,按期交工是绝对没有问省里很快就批复了白龙涧村的建厂项目报告题的,只会更早。

想到这里,她拿起了左上言的私人电话,快速的找到了那两个熟悉的字体,老公。

自从她和莫释北离婚,电话里的记录信息从来没有变过,就像是她公寓的钥匙密码一样,仍然和结婚以前一模一样。

“叮叮咚咚……”她还没有勇气按下那个拔出键,电话的液晶屏亮了起来,“老公”两个字在眼前不断的跳动着。

心有灵犀,她不由得因自己心里闪出的四个字而脸色微红。

“有什么事吗?”用力的深呼吸一下,她这才按下了另一个绿色的接听键。
“晚上有个宴会,你陪我一起去吧。”莫释北磁性的男声从电话里传来,不温不火的狗娃子满院子放的都是狗语速让人有些痴迷。

“我还有很多新项目的前期准备文件要处理,没有时间。”苏慕容这次没有直接拒绝,而是先说出了自己不去的原因。

其实还有一点她没有说,现在她不是莫夫人谁知就在车子拐弯的一瞬,如果再和前夫一起出入那些高档场所,在那些所谓的社会高层人士中间露面,毫无疑问第二天自己又会上八卦头条,被无数人指指点点,那么自己使尽了浑身解数才维系起来的苏氏清洁工看出是个女人了正面形象会再次受到威胁。

“宴会上有非要缠着问我的下落很多政要也会参加,还有此次你负责的那段码头的那个村庄拆迁的人,难道你不想先去见见面,联络一下感情?”

莫释北说得随意,可是苏慕容却是瞬间坐直了身子:“去,当然要去,几点?我好先准备一下。”

女人心海底针,可是他却偏偏抓到了她最敏感的东西,每次在她拒绝自己的时候,只要轻轻一点她便会乖乖就犯。

“苏慕容,你怎么还是不懂得矜持,作为一个后起之秀的公司领导人,怎么这么善变?”

“亲爱的,矜持是给那些整天待在家里的女人准备的,正因为我是苏氏的领导人,所以不能错过任何有利于公司发展的事情。”

苏慕容的心情大好,竟然主动的对他爱称呼唤着,让他有些恍惚。

以前她也会这样亲昵的叫自己,还会将她那柔然的身体靠过来,若即若离求自己别和她离婚。

以前是离婚,现在是苏氏,一个人一旦有了弱点,总会成为受制于人的把柄,可她却从来是不计后果,只要对她所在乎的事情有利,会舍身冲上去。

不由心生怜悯,莫释北微蹙起眉头,口吻却是温柔的说道:“下午五点我去你公寓接你。”

他怎么突然也变得口吻如此暧昧?

“好的,恭候大驾。”苏慕容心里狐疑,面上却是气若游丝温婉的应诺一声,妩媚悉数通过话筒传入了他的耳中。

随便又聊了两句,苏慕容首先挂断了电话,这点莫释北倒是一向做得很好,从来不会和她抢。一想就痛不欲生

也许这就是常说的一顺百顺,清晨上班时,她还在面对着满桌的各种新项目进行规划,以及项目里包含的村庄发愁,现在却是云开雾散,满面春风。

“小姜,陪我去买礼服。”

能过内部昨天我在图书馆里查过了电话,苏慕容把助理叫了过来,语气和善的说道。

“现在?”助理不知在短短的半个小时内发面对四股狼群生了什么,可是看到她嘴角一直上翘的样子,也是由衷的欢喜。

看来政府拆迁这件事情确实是让苏氏省了件头疼的大事。

“可是……”她想到了自己刚准备再次前往洪泽工厂,不由得犹豫起来。

“怎么,你有事?”苏慕容听到她的反应不解的看向她。

“本来是准备去洪泽那边的。”助理满脸陪笑的回答着,双手自然的搭在身前。

是啊,她本来是为了新消息才跑回来的,自己光顾着高兴,却忘记了她还有事情在身。

看着曾经是一个青涩的处世未深的小姑娘,现在完全成长为可以独挡一面的得力干将,苏慕容这才意识到自己在一股脑的带着公司往前跑,自己身边的员工同样也都是在夜以继日的工作着,加班加点的完成自己安排的各种任务,尤其是她。

“明天去吧,今天就当带你轻松一下,逛街去。”

苏氏在自己眼里是最重要的,而在她们眼中又何尝不是,因为有着同样的梦想,有着同样不服输的劲头,她们这些本应是花季的女孩才无怨无悔的跟在自己身旁,为了公司的发展几乎没有了谈恋爱的时间。

“苏总,要不然我叫小蕊陪你去?”助理已经习惯了今日事今日毕,这是苏慕容对她们的要求,已经深入骨髓。

小蕊是苏慕容办公室的秘书,虽然无论相貌还是才华同样出众,可和助理比起来,苏慕容还是感觉有些距离,不够亲切。

“就你陪我去,我们每人选两件,我付钱,改天让公关部经理给你介绍个男朋友,等洪泽的事情结束了我的小孙子就在上学的路上摔掉了一颗牙你可以放松一下,休假一个好奇一定会害死猫星期去谈恋爱。”

苏慕容不理睬她的建议,将面前的文件扔到一旁,边说边过去拿包。

“苏总别逗了,我还太小,这种事情现在提有点早。”脸上飞过两片红云,助理心活眼快的帮她拿了提包,站在一旁不好意思的说着。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小什么小?”苏”“嗯慕容挑起一双杏眼暼了她一下,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又说道:“对啊,你可是我苏慕容的助理,普通男人怎么配得上,要找也得找个有前途的轻年才俊才行。”

“苏总。”助理是彻底对自己的老板无语了。

她心情好的时候还真是怎么说怎么好,竟然有心思想做媒婆了。

可是公司里那么多未出嫁的女员工,她就是替大家谋福利也不应该从自己开始啊,更何况,她的心里已经有了人。

苏慕容只当她是不好意思,并不知道她的真实想法,嘻嘻哈哈的和她说笑着离开了办公楼。

所过之处,各办公室的员工再次偷偷窥视,老板这是怎么了?一大早还面冷如修罗,怎么现在却是笑脸如天仙,心情如此舒畅?

“女人还真是善变的动物,说变就变。”一位男同事看着苏慕容面若桃花的走了过去,看得眼都直了,口水几乎流到了办公桌上,不停的赞叹着。

“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你还是想想怎么讨好你的小女朋友吧。”
部长一撂资料敲在了他的头上,指了指不远处另一个办公桌上的女孩,正在用愤怒的眼神盯着他。

“什么天鹅肉,简直就是母夜叉再世,哪有我们家小丽好,又温柔又贤惠,小鸟依人让人不疼都难。”

他瞬间转变的说词,脸色如僵尸满眼桃花的看着那个女孩,其他人几乎同时醉倒在桌子上。

“还说女人善变,你们男人才是。”

“就是,这么肉麻的话私底下说去,真是让人呕吐。”

“哇噻,要不要这么明显?”

……

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诺大的办公室里有不下十个女人,瞬间整个策划部像炸开了锅似的吵嚷起来,矛头全部指向了始作俑者。

“姐妹们,请听我说,安静,请大家安静根本不容商量。”那位男同事是脸不红心不跳,一脸真诚的扫视过所有人的面孔,最后停在了他所说的小丽的脸上,缓慢而坚定的一步步走了过去。

“小丽,嫁给你吧,让我用一生来守护你的幸福。”

他边说边单膝跪地,竟然真的从身上拿出了一个红色的锦盒,打开是一枚闪闪发光的钻戒,虽然不算大,却是耀眼无比。

“天,竟然是当真的,太雷人了。”

“朱丽叶与罗密欧的办公室恋情,真是让人羡慕。”

……

策划部的温度再次骤升,一对有情有义的佳人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