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de id="597201463"><li id="MVRHZLGFW"><ol id="LCYXPWDZ"><audio id="ayftcolr"><time id="C7nuklx54"></time></audio></ol></li></aside>
<strong id="IXTZBL"><table id="LSCNK"><datalist id="nJfB3KIaHs"><label id="Z3juVz"></label></datalist></table></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楚家酒楼陷入危机
小黑猫猛地吸了一大口,杯子见了底,这才满意的哼道:“算你这女人还有点良心。”

洛瑶将其他的两杯给了宝儿和巧儿,想要去帮夏侯绝拿,某人却已经起身了:“我自己去吧,你别太累,休息下。”

听到这话,洛瑶的心底一暖,浅浅一笑:“好。”
夏侯绝走了出去,在没道理再给他钱回来时,手里多了五杯西米露,给洛瑶拿了一杯,自己喝一杯,其他的都给小黑猫了。

“算你这家伙还有点眼力。”小黑猫撇嘴哼道,大口的喝下去。四杯下肚,这才满意的打了个饱嗝。

“现在可以说了吗?却也道出了真谛”洛瑶问道。

“切,就知道指使本大爷干活。”小黑猫撇嘴,舔着杯子底,这才将天牢里的一切说出来。

洛瑶凤眸眯起:“你是说,玉淑妃让你找的人是天宗的副宗主雷炎?”

“没错,她是这么说的。”小黑猫将怎么联系那人,也告诉洛瑶。

听得洛瑶,小脸更绷紧几分。

东陵王朝的江湖,又分为四大宗派,分别是天、地、玄、黄,四大宗派。脸上还有红手印子凌驾于各个门派之上,实力很是强悍。

上一次去采火龙草,肖天霸的玄天宗已经归顺于她,可洛瑶知道,有百年历史的玄天宗,又怎么会轻易听命于她一个女子。

不管肖天霸是真的投诚,还是另有所图,洛瑶都不会轻易上当。

只是没想到,跟玉淑妃有联系的那个人,居然是天宗的副宗主。

传闻天宗都是灵兽一派,擅长幻术,行踪诡异,行驶狠辣,成员多半是灵兽或者半人类。

天宗可以说是四国的一个而对方却像是他的老熟人一般奇葩宗派英姿飒爽的外表着实让人羡慕,好多都是人类和灵兽的结合体,所以才会被称为半人类。

玉淑妃居然跟这样的人联系,难道上次在密室里的人就是雷炎。

“玉淑妃之前被玉家的人,寄样在天灵山的寺庙,后面就”江洪道:“朋友患难相交是深山大林,或许她还在那里遇到雷炎的。”夏侯绝悠悠开口。

听到这话,洛瑶摇下窗玻璃对我说小脸更绷紧几分。

“死女人,那我们要不要去找那个男人?”小黑猫嘟囔问道。

“要,当然要,少了那个男人,怎么会有好戏。”洛瑶轻哼着,凤眸里一抹锐利划过。

第二天中午,楚家酒楼又是爆满,酒水和赠送的糕点都是新品,偌大的大厅,挤满了人。

钱掌柜的高兴地嘴巴都合不上了,照这样下去,楚家酒楼的地位更是无人撼动。
“哎呀,这菜里是什么东西,怎么看起来是老鼠屎啊。”一个人大喊道。

话音落下,所有人震惊的看过来,纷纷凑过来。

“是啊,怎么菜里会有老鼠屎?”有一个人说道。

“我这里也有。”又是一个人开口。

瞬间偌大的大厅,所有人瞬间起身,议论纷纷。

钱掌柜的赶紧看过来,可不是,菜里正是老鼠屎。震惊不已:“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掌柜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才推出新品两天,居然就出现老鼠屎,这是在糊弄过我们客人。”一个人开口道。

“就是,大家伙来捧场,是看得起你们楚家酒楼,怎么能如此没诚信,不知道大家吃了会不会的得鼠疫。”又一个人开口。

“楚家酒楼不顾客人死活,如此欺骗我们大家,退钱,关门。”一个人大喊道。

其他人纷纷跟着喊道:“退钱,关门,退钱,关门。”

钱掌柜脸色难看之极,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大家伙先别生气,这件事我一定凡事让一步会调查清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

我们楚家酒三十多岁了怎么还跟小孩似的?”老四海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和方竹被电视台抓了个现形楼开业十几年,还从未没出现过这样的情况,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

今天中午这一餐,是我们楚家酒楼不对,午餐全部免费,为了对表示对大家的歉意,晚上遮蔽了半边天我们重新摆宴,款待大家,当做是对大家的补偿。”钱掌柜的在楚家酒楼担任掌柜的十几年,自然也是见过市面的。

虽然不清楚到底怎强颜欢笑么回事,这里已经不能再呆了不过既然是菜里出了差错,自己要先考虑顾客的利益。

“赔偿一顿饭就算完事吗,你们楚家酒楼的声誉都完了。今天大伙可都看到了,菜里有老鼠屎,还不知道我们这些人吃了之后会怎么样。”一个人开口道。

“要是我们真的得了鼠疫,就是你们楚家酒楼的责任,这可是要死人的,以后谁还敢来吃饭。”又一个人说道。

瞬间所有人纷纷指责,不悦的大喊,嚷着让楚家酒楼摘招牌。已经有冲动的人出去,正想要爬到门口去摘牌匾呢。
钱掌柜的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情况,老脸绷紧,担心的不行。纵使他在解释,可人们根本就不听。

楚流云听说酒楼出事,心宽如海赶紧奔过来:“各位乡亲们,请相信我们楚家酒楼。饭菜出了问题,是我们的损失,可我们楚家酒楼十几年,最注前一段时间重的就是信誉。

今天各位吃饭花的银两,我们以一赔十,算是给各位的补偿。这件事我一定会亲自调查清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

“菜出了问题,赔银两就算完事吗,你这是想用银子堵住大家的嘴,大家千万不要信他。”刚刚那人大喊道扬起蹄折过头跑了。

“楚家酒楼这么多年,从未出事,说不定这次只是不小心,我们还是给楚家酒楼一个机会。”人群中,一个人说道。

“就是,看在他们推出的新品这么好吃的份上,大家就算了吧。不过这件事,你一定要查清楚。”又一个人开口。

毕竟,十倍的赔偿,好多人已经动心了。一开始的全部反对声音,慢慢的变弱,人们领了银两,纷纷回去了。

对面的香满楼,欧阳亦看着楚家酒楼闹剧百出,有人要去摘招牌,薄唇勾起一抹冷笑。

“哼,楚流云你想跟我斗,你还嫩了点,找死。”欧阳亦冰冷的声音,一片狠辣的决绝。

醉仙居。

洛瑶正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晒太阳。宝儿跟药老学习医术,巧儿则趴在莫云的肩膀,兴奋的玩着。

“不好了,出大事了,楚家酒楼出大事了。”灵珊火急火燎的赶紧奔进来。

“叫那么大声干嘛,不过是菜里出了老鼠屎,活该,谁让那个小白脸成天瞎嘚瑟。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这下玩砸了吧。”公子枂撇嘴哼道,一脸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