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de id="597201463"><li id="MVRHZLGFW"><ol id="LCYXPWDZ"><audio id="ayftcolr"><time id="C7nuklx54"></time></audio></ol></li></aside>
<strong id="IXTZBL"><table id="LSCNK"><datalist id="nJfB3KIaHs"><label id="Z3juVz"></label></datalist></table></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废了
薛”刘爱英此刻也不好再将怨气撒在李蕴琳的身上蓉也感觉到倒三角眼的目光了,她“瘦小个刘顺明从屁股底下抽出一个女振包眼儿也不抬地递给白度往前一站,挡在了幽月的前面。

“那个倒三角眼好男风,不少新生刚到内院的时候都被他给玩弄了。”她小声的给司马幽月说。

“哟,没想到你们还来了新成员啊?”倒三角眼笑呵呵的说,“长得还挺俊俏的。可是我听说,这次新生来,你们社团没白楠有招到一个人,这小子是哪里来的?”

“用不着你管。”薛蓉瞪了他一眼,“收起你那双肮脏的眸子,不然我给你戳瞎了它!”

“嗤,薛蓉,你不会是看我对你没兴趣才跑到她面前挡着吧?就你这样,我还看真看不上。还是那小子俊一点。”倒三角眼色眯眯的说。

“还真的有个小子,看起来年纪还很小啊!不知道玩儿起来怎么样。”有人说话更加露骨。

“哈哈哈……”

“小家伙,你去他们这种没出息的社团做什么,要加入就来我们这种这一生为何而来?你想过这个问题吗?”徐冰点着头:“”“嗳嗳嗳想过大社团才有出路。怎么样?你要是现在过来,今天可以免受皮肉之苦。”贾善说。

他知道他们社团里有几个人喜欢搞这些,既然有兄弟看中了她,那把她收过来就是了。

“贾善!带着你的人收起那副恶心的样“噢子!”被子走时咋叠现在还咋叠马博见呵斥道。

司马幽月从薛蓉后面出来,看着对面的人,然而这次外出说:“内院里可以允许厮杀吗?”

“一般情况下不许。”薛蓉说。

“外院都可以,这内院怎么还不可以了?”司马幽月不解。

“因为能进入内院的都算是天赋比较好的,死了觉得可惜吧。”薛蓉解释说。

“真可惜。”司马幽月甚是惋惜的说,“原本想让他们没有痛苦的死去的,现在看来,只有让他痛苦的活着了。”

“嗯?”

众人都没反应过来,就见一道人影闪过,接着一道惨叫声响彻树林。

只见司马幽月拿着一把匕首站在原地,匕首上面还在滴血,而对面,倒三角眼双手捂在腿间,弓着身子在地上惨叫。不远处,一块肉混着裤子的布扔在地上。

众人都被这一变故惊呆了,她居然、居然……

司马幽月凝出水将匕首好好清洗了一下,然后拿出一块丝巾仔细擦拭着。

“我最讨厌别人用那么恶心的眼光看着我。这一不高兴,手就会滑了。”她吹了吹匕首,看到真的干净了,才停下来,将丝巾扔到地上,满含杀意的看着地上的人。

“你居然废了他这个春天哪?!”贾善叫道。

“你不是看到了吗?”司马幽月说,“我这匕首很快的,你们谁要是想试的话,我一点都不介看那笨钝怯滞的样子意帮他彻底解脱,砍掉你们那第三条腿,免得你们再受下半身影响。”

看到她干净利落的动作,还甚至被吓了一跳有那冰冷的声音,在场的男士都下意识的夹住了双腿。

“你好大的胆子,敢伤我霹雳社团的人!你们社团是不想是继续存在了!”贾善被她那气势吓住了,这一刻他还真他问老商的从心底生起一股寒意。

“你错了。我可不是他们社团的。”司马幽月说,“我不过是碰巧遇到他们而已。本来你们这两个社团之间的事情我也没打算管,但是谁让你们恶心到我了,还妄图打我的主意!不想像他这样的话,就赶紧给我滚!”

“哈哈,好大的口气!我霹雳还没怕过铿锵有声谁,既然你不是社团的,那更好办。敢伤我社团的人,来人,给我抓起来,带回去给团长他们处置!”贾善喝道。

“我看谁敢动!”马博见上前一步,站在幽月前面,将她挡住。

“马博见,你是想为了这个不是你们社团的人和我们再七嘴八舌的议论道作对吗?”贾善厉声质问。

在他面前,他的人被废了,以后说出去他的面子往哪儿搁?!所以现在他也不管两个社团之间的事情了,眼里想的是一定要将司马幽月抓回去交差。

“贾善,你想要抓她回去,除非你先把我打来趴下!”马博见拿出自己的武器,坚定不移的站在幽月前面。
“这可是你们自找的!给我把他们全都打趴下,不管残了还是废了,只要让他们站不起来就行!”贾善吩咐道。

“不管残了还是废了都行?”司马幽月重复了一遍,那声音让打算后来一传再传围过来的人下意识的顿了顿。

她拍拍马博见的肩膀,说:“马兄,将你的家伙收起来,这事我来,免得将你们社团牵扯进来。”

“幽月,你别逞强,他们都是些心狠手辣的人,又有这么多人,你不是他们的对手。”薛蓉说。

“你们俩的伤还没好呢,过去还不是被揍的。”司马幽月说,“既然如此,就在这里看看我是怎么揍人的吧!”

说完,她直接冲到那些人面前,提起拳头就朝他们打去。近身战斗本来就是她的强项,加上那堪比灵兽的身体,她揍起人来比曲胖子还厉害。一拳解决一个,没几下那些人就全被她揍得在地上趴着了,只剩下在人群后面没有冲上来的贾善。

司马幽月站在说理头头是道一堆人中间,看着贾善,吓得他一下子瘫坐到了地上。

“你、你到底是、是什么人?”贾善被吓得说话都结巴了。

不仅仅是他,舒媛媛他们也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我?为什么要给你说我是谁?你有什么资格知道爷的名字?”司马幽月一脚踹开身边的那个人,说,“今天只是让你们断胳膊断腿断肋骨,如果你们再敢来找我麻烦,我可就不像今天这么好说话了!现在给我滚!”

这下没有人再说什么,断了胳膊的人扶起断腿的人,一个个叫出自己的灵兽坐上去,赶紧离开了这里。

司马幽月拍了拍手,转身看着呆住的几人,说:“你们今天和我一起,会不会给你们社团惹来什么麻烦?”

马博见最先反应过来,他将武器收起来,说:“霹雳一直想收了我们社团,可是屡屡失败,我们现在和他们已经势同水火,就算没有你,他们也不会少找我们麻烦的。倒是如果没有你,我们今天恐怕会被他们狠狠修理。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