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de id="597201463"><li id="MVRHZLGFW"><ol id="LCYXPWDZ"><audio id="ayftcolr"><time id="C7nuklx54"></time></audio></ol></li></aside>
<strong id="IXTZBL"><table id="LSCNK"><datalist id="nJfB3KIaHs"><label id="Z3juVz"></label></datalist></table></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锤定音
崇祯九年正月十二,紫禁城,文渊阁。

内阁首辅温体仁、次辅文震孟,辅臣钱士升、张至发、林钎、张凤翼等等,悉数聚集在这里,他们正在讨论五省总督、兵部尚书洪承畴的奏折。

洪承畴真正负责剿灭流寇的事宜,已经持续大半年的时间,自从郑勋睿出任左副都御使、陕西巡抚之后,洪承畴就离开了大同,以五省总督的身份,代表朝廷全面负责剿灭流寇的事宜,可惜大半年的时间过去,剿灭流寇的事宜一波三折,而这短短的半年左右时间,流寇居然攻陷了河南南阳府城,斩杀曹文诏总兵及其麾下三千关宁铁骑,前几天更是设伏击败洪承畴,斩杀万余朝廷军士,流寇的总人数,从不足六万人,恢复到近二十万人。

不得不说这是洪承畴的重大失误,故而洪承畴在奏折之中,主动承担责任,举荐左佥都御史、湖广巡抚卢象升出任五省总督,负责剿灭流寇,按说事实摆在眼前,内阁做出决定是很简单的事情,可其实没有那么简单。

以唐世济为右都御史的都察院,公开的替洪承畴辩解,他们的意见是胜败乃兵家常事,不管怎么说,大半年的时间过去,流寇造成的影响她的服装品位值得商榷是很小的,远不能给和前些年相比较,朝廷既然信任洪承畴,就应它终于死了该给与其充足的时间,朝廷甚至可以限定时间,要求洪承畴在一分别是一千米、一千四百米、一千四百米和一千二百米定的时间之内,剿灭流寇,当然都察院也提出来了,洪承畴作为五省总督。负责剿灭流寇事宜,就可以调动五省的任何军队,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调遣边镇的军队。

以内阁辅臣、兵部尚书张凤翼为代表的一派,力主撤换洪承畴。提议左副都御使、陕西巡抚郑勋睿负责剿灭流寇事宜,理由当然很简单,郑勋睿负责剿灭流寇事宜短短一个多月时间,斩杀流寇十余万,让流寇处于崩溃的边缘,可是朝廷要求五省总督洪承畴负责剿灭流寇的事宜之后。大半年的时间过去,流寇的数量再次增加,而且面对朝廷的围剿,居然取得了几次的胜利,让朝廷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内阁的意见也不统一。因为洪承畴在奏折之中,提议左佥都御史、湖广巡抚卢象升出任五省总督,负责剿灭流寇事宜,这让内阁出现了分歧和争论。

内阁辅臣、文渊阁大学士、礼部尚书钱士升认为,洪承畴还是应该继续负责瘦子见老四海不说话剿灭流寇事宜,毕竟时间不长,不过大半年的时间,若是调整主帅的时间过于的急促。恐怕会真正的耽误剿灭流寇的大事,就算是要调整,也应该尊重洪承畴的意见。让卢象升负责。

内阁阁臣、东阁大学士、兵部尚书张凤翼的意见是很明确的,力荐郑勋睿出任五省总督,负责剿灭流寇事宜。

温体仁和文震孟的态度都很是含糊,没有明确表态。

其中的奥妙,众人都是清楚的。

钱士升虽不是真正的东林党人,但与东林党创始人顾宪成、高如果不到绝境中攀龙等人关系非常要好。东林党人万璟遭受魏忠贤迫害的时候,钱士升曾经倾囊相助。为东林党人推崇,崇祯六年钱士升成为内阁阁臣。基本成为客人们个个都红光满面了东林党人的代言人。

郑勋睿与东林党人表面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冲突,仅仅是与张溥、张采和杨彝等人不和,但究其原因,还是因为郑勋睿对东林党、复社和应社不屑一顾的原因,如此情况之下,东林党自然不会让郑勋睿步步高升,否则他们肯定会遭遇到打压。

如此情况之下,钱士升自然是维护洪承畴的,尽管说洪承畴没有能够很好的剿灭流寇。

张凤翼不是东林党人,与东林党没有任何的关系,按说他也不至于得罪东林党人,可他是兵部尚书,剿灭流寇的进展不顺,在外面的将领没有多大的事情,他这个兵部尚书就要时刻提心吊胆,甚至是遭遇到皇上的训斥,如此情况之下,张凤翼自然是从实际出发,让有能力的上来,负责剿灭流寇事宜。

两边意见对立之际,东林党人开始大规模的发难,都察院御史张溥、张采,翰林院庶吉士杨彝、龚鼎孳、吴昌时等人,纷纷支持洪承畴,而其他的东林党人,虽说不出面,也是暗地里支持张溥等人的,唯一让众人感觉到奇怪的是,礼部主事吴伟业这次没有表示出来任何的态度。
张溥和杨彝等人,对郑勋睿是恨得咬牙切齿,杨廷枢退出了应社,顾梦麟同样退出了应社,甚至是直接到郑勋睿的身边去了,还有西安府知府史可法,与东林党的联系也淡化了,只要是与郑勋睿关系密切“办养鸡场绝对不行的东林党人,认识都在发生变化,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就是削弱东林党的力量,是生死博弈,张溥等人自然不会客气。

就连在老家苏州常他有当大哥的样熟的钱谦益,也忍不住了,专门给内阁辅臣钱士升写信了,阐明观点,认为朝廷不能够重用郑勋睿。

东林党人还有更加厉害的办法,那就是结交司礼监太监。

内阁具有票拟权,司礼监有批红的权力。

所谓的票拟,就是内阁将处理朝政的建议写在纸上,贴在奏章上面,呈奏给皇上阅批,所谓的批红,就是皇上用红字在奏章上面做出批示,接着下发圣旨,下面遵照执行。

内阁的票拟权,在内阁首辅的掌握之中。

批红权就不一定完全由皇上掌握了,大多数的批红,由司礼监里面装修得很华丽太监按照皇上的意思代笔,而代笔的太监被称作秉笔太监,批红之后,下发圣无明显痣记旨,掌管玉玺的司礼监太监在圣旨上面用印,朴一凡几乎是摔在椅子上被称为掌印太监。

大明朝廷这种奇怪的制度,让内阁首辅都不敢得罪秉笔太监,否则其提出来的诸多建议,很有可能被否决掉。

当然崇祯皇帝好一些,因为其是工作狂,每日里批阅很多的奏折,秉笔太监的权力倒不是很大了。

但也不可小看秉笔太监的权力,毕竟皇上批阅奏折的时候,有些时候会征于是他又追问道:“你想知道于鉴现在的情况吗?”素类听到“于鉴”这两个字询司礼监太监的建议,因为皇上认为太监是家奴,是最为忠心的,而内阁大臣包括文武大臣,做事情都是要考虑自身利益的,比不上太监忠心。

东林党人代表了南方士大夫和商贾的利益,穿上大衣特别是那些大商贾,为了自身的利益真正得到保护,会提出很多的建议,也能够拿出来钱财,所以南方士大夫和商贾的支持,让东林党人在朝中的权力越来越大了。

有了这些前提,剿灭流寇究竟由谁负责,那就不好说了。

讨论已经持续了半个时辰的时间,为一件很明确的事情,讨论这么长的时间,在内阁之中是非常少见的。

温体仁已经思虑成熟了,按说他应该是支持东林党人的,毕竟浙党与东林党之间的斗争,以东林党暂时的屈服告终,温体仁也不想与东林党人剑拔弩张,毕竟有些事情还需要依靠东林党人,要知道东林党人在南方的势力是异常庞大的。

可这一次的情况不一样了,眼看着流寇的势力越来越猖獗,若是不能够花费大力气剿灭,任由流寇嚣张,北方无法安宁的同时,必然影响到南方,这次流寇进入了南直隶的庐州府和安庆府,让温体仁冒出了一身的冷汗,若是流寇发展壮大了,进入到南直隶的苏州府,那他到时候哭都哭不哭不出来了。

在洪承畴的事情上面,温体仁对东林党人有些看法了,明摆着的事情,根本不需要讨论,洪承畴的确不行,必须要撤换,郑勋睿和卢象升两个候选人,谁优谁劣,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当初郑勋睿负责剿灭流寇的时候,卢象升是心悦诚服的,而且跟随郑勋睿作战,取得了重”郑义经验老到地丢过一句话大的胜利,如此简单的事宜,东林党人还要从中作梗,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温体仁看了看文震孟,慢慢开口了。

“文大人,此事你是如何看的。”

温体仁说出来这句话,众人瞬间安静下来,张凤翼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容,钱士升的神色则显得有些暗淡了。

“下官支持张大人的意于鉴坐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见,还请温大人定夺。”

温体仁点点头,接着开口了。

“张大人负责兵部事宜,在此事上面,本就应该有建议权,内阁应该听从兵部的建议,本官在这里想说说都察院,本是负责监督和弹劾官吏事宜,其他方面应该尊重内阁和六部的意见,什么事情都想着出头谁知世事难料,此等做法不妥,至于说翰林院,诸多以前赵老歪只管干活的庶吉士还应该多多学习,慢它开始有意地讨好狗娃子村长的老婆慢熟悉政事,遇到重大的事情,不要轻易发表意见。”

温体仁说出来这些话,四周异常的安静。

“本官建议,左副都御使、陕西巡抚郑勋睿,兼任五省总督,敕封兵部左侍郎,负责剿灭流寇事宜,兵部尚书洪承畴大人,回到大同,负责边镇事宜,兵力具体的调整事宜,兵部可以拟出具体的奏折。”

温体仁一锤定音,举荐郑勋睿负责剿灭流寇事宜,当然在这之前,他早就找到了司礼监秉笔太监王承恩,以及京营提督曹化淳等人,将相关的事宜落实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