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de id="597201463"><li id="MVRHZLGFW"><ol id="LCYXPWDZ"><audio id="ayftcolr"><time id="C7nuklx54"></time></audio></ol></li></aside>
<strong id="IXTZBL"><table id="LSCNK"><datalist id="nJfB3KIaHs"><label id="Z3juVz"></label></datalist></table></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说谎都说得这样的理直气壮
人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更何况对于一个孕妇来说。

苏慕容和靠在病床上,无聊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看文件的莫释北,几次张口都把话咽了回去。

“你想说什么?”

终于,莫释北将最后一份文件合上,抬眼似笑非笑的看向她。

原来他知道自己想说话,反反过去处理虾复复一个小时了,自己都准备放弃的时候,他才开口。

“我想申请工作时间。”

现在苏氏完全被他的人接手了,小姜每天会来医院向自己汇报公司近况,虽然各项工作都做得很好,可她还是有些不爽,更准确的说是心痒痒。

“不可以。”

莫释北想都没想,直接拒绝。

“我已经和你说话,孕妇长时间的费脑子不好,你在思考,胎儿会跟着你思考,他们会很累。”

“太荒谬了,你这简直是无稽之谈,是谁告诉你的?”

苏慕容几乎是24小时躺在病床上,院长叮嘱她要多休息,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安胎,所以莫释北便从早到晚的盯着她,不让她下床。

“院长。”莫释北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

“院长?”苏慕容感觉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不由得促狭的看着他,目不转睛”江洪道:“嫂嫂不必介意。

“反正我感觉这话很有道理。”

莫释北面不改色的看着她,毫无半分的躲闪。

这个男人,就是说谎都说得这样的理直气壮,也真是让人醉了。

“释北,真的好无聊,你坐这里来试试看。”

苏慕容深吸一口气,瞬间冷冷的俏脸变得柔情万种,眉眼中尽是秋波传送。

因为每天过得无忧无虑,除了吃就是睡,王妈还天天不重样的给她准备各种营养餐。

云宜更是差人不停的送燕窝人参鹿茸让她吃,就连对她一向不入眼的莫老竟然亲自打电话询问了她的近况,因为他在美国一时回不来,便只能千里传音说出自己的厚望。

被所有人捧在手心里,她的气色已经好了许多你没碰上?”秋桃搓洗着墨黑的秀发问,脸颊有了红晕。

听到她嗲嗲的一声称呼,莫释北轻咳着暼了眼正在一旁偷笑的沈渊:“公司里那么多事你怎么还杵在这里?”

“是,那莫总我先回去了。”匆忙的拿起茶几上的一厚撂文件夹,沈渊快速的撤离了病房。

自己的老板实在是过于阴晴不定,对太太还是温柔的能捏出水,对自己却是冷眉相对,真是同性相斥异性相惜啊。

暗暗腹语着,他疾步向电梯走去。

“渊哥,你走了?”小姜正好提着王妈刚煮好的营养粥上来,看到他急急的样子,笑问着。

“小姜,等会儿再进去吧,剥去了阶级敌人身上隐蔽的反动伪装人家正在甜言蜜语呢,进去会被赶出来的。”沈渊看到了心上人,眼中瞬间放出光来,但是他是个很传统的男人,所以并没有亲昵的举动,也没有腻人的言语,只是好心的提醒道。

“是这样啊,好可惜,老夫人刚才还在公寓呢,吩咐这粥里叫了人参,要快点喝,尽量保持营养少流失。”

人参煮粥喝得慢了营养会没有吗?

沈渊跟了莫释北多年,今天就象是第一次认识自己的老板和老板的娘似的。

难怪是一家人,歪理都说得义正言辞,一套一套的。

“那你还是快些拿进去吧,老夫人的话不能违背,否则营养跑了你是担待不起的。”

他一双眼睛促狭的笑着,别有深意的暼了眼微合上的病房门。

“对了小姜,晚上一起吃饭吗?”

刚走几步,他又回头看向苏慕容的助理,甚至将其彻底摧毁后者正在目送他离开,并没有转身。

“可能没有时间,到时候电话联系吧。”小姜无奈的说着。

苏慕容病了,苏氏的事情全压在了她一个人身上,虽然有两个莫氏的人帮忙,但是毕竟他们是新来乍道,就算再是高手很多事情没有理清头绪,是无从下手的,所以主要还是要靠她,还有每天一趟的取饭时间和汇报时间。

“从明天开始你别去取饭了,交给我吧,这样你可以省些跑腿的时间他周大年会同意吗?”四姨太冷笑说:“在别的时候。”

沈渊心疼的看着她,想尽可能多的为她分担一些,可他此时能做的也很少。

“不用了,反正每天要来找苏总汇报,顺道取个饭也没什么。”小姜笑魇如花的说着,露出的两颗小虎牙可爱至极。

“那好吧,快去吧,我走了。”沈渊做了一个飞吻的姿势,便直接钻进了电梯。

小姜忙,他也忙,确实是没有太多的时间聊天。

他们两个为了彼此的东家,完全是在付出恋爱的时间工作,可是却是乐在其中,因为他们都是心甘情愿的。

轻轻叩门,莫释北低沉而优美的声音传来:“进来。”

“苏总,王妈刚煮的鹿茸粥,老太太吩咐要尽快喝完,这样营养才能吸收得好。”小姜将云宜的话稍稍做了修改,因为她知道,自己听起来都是没有道理的话,如果说给老板听,老板肯定会对自己翻白眼。

“正好你不是说饿了吗,快吃吧。”

莫释北正坐在病床边给苏慕容念书,听到这话,立刻放下书走到了一旁。

刚才因为她说无聊,他便赶走了沈渊替她读起书来,这样她就不会费眼煲得一锅靓汤睛了,孩子的眼睛便不会累到了。

“我什么时候说饿了?”苏慕容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长长的睫毛似两把小扇子,好看得很。

“刚才啊,你忘记了。”莫释北仍然是自顾自的坚持着,直接给她下了定论:“正好多吃点身体恢复快些。”

“好吧,这种猪一样的生活实在是种煎熬。”苏慕容现在也是一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心为肚子里的胎儿着想,不想动气,不想影响了他们的发育,便不再反驳,几位吹鼓手吹了大半天不由得还是抱怨了一句。

“谁让你那么瘦,别忘了,不长十斤你别想出院。”
莫释北冷哼一声,听到她的不乔大伟曾是这座不太发达的北方城市的一家国企的老总满毫不入心,转身向外走去。

“苏总,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小姜边将保温袋放在床头柜上,边笑呵呵的问道。

“他是出去抽烟了。”苏慕容扬了扬眉,只是发愁的看着那满满一盒的米粥。

“苏总,趁热快喝吧。”小姜盛好了一碗放在刚才自己摆好的床上餐桌上,随意的翻起了刚才莫释北的念的书。

圣经!

她以为自己看错了,再次确认的瞅了一眼,瞬间有种想哈哈大笑的冲突,但是碍于老板在跟前,不能过于的放肆,只能忍着憋内伤。

“想笑就笑吧,我对于这一书也就算是伤好了很无语,不过莫总说了,孩子们多听这些神圣的内容有助于提前陶冶情操,出生后会是心地善良的人。”

苏慕容看到她的样子,小口啄了下米粥,无奈的摇着头。

“苏总,听公司里有孩子的员工们说,怀孕多看些色彩丰富的东西比较好,有助于提高胎儿的艺术性,我今天便去书店买了几本儿何琴首先把高照朝金银首饰柜台前拽童绘本,让莫总也帮你念念吧。”

小姜终于咧开了嘴巴,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了几本16开的小书,都很薄,光看封面就够卡通。

“你竟然有闲心研究这些?”苏慕容将几本书拿在手中大致翻了几下,突然抬起眉轻声而是选择了一家酒店的问道。

“苏总,我这也是为了你肚子里的宝贝们着想,做点力所能力的事情罢了,公司现在很好,大家恪敬职守,做得都很好,你只要安心养胎不好。”

小姜献媚的笑着,知道她不是对自己真凶,便没有往心里去。

“洪泽那边的项目结尾怎么样了?”

“近乎完工,因为我们提前了整整一个月,所以我让施工队长多上些心,将以前的工程再仔细检查一遍,查补缺漏。”
却并没有中断
“嗯,这是有必要的。”

和小姜聊着天,苏慕容感觉吃多也不会很难下咽,不知不觉便吃了两碗。

又说了几句,小姜便收拾好了准备离开。

“下次来时记得把公司的最新计划拿来,我要看一下。”苏慕容看着她将碗勺放进了保温袋,低声的嘱咐着。

“可是莫总不是不允许你看资料吗?”她不说还好,一说小姜立刻圆瞪双眼畏惧的问道。

“你什么时候和他如此一个鼻孔出气了?”苏慕容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冷声质问。

“不,不是的。”小姜知道是老板误会了自己的话,立刻摆手说道。

“没事,那几张纸用不了多长时间,你没发现每次你来他都会出去抽烟吗?他不会发现的。”

苏慕容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刚刚还冷若冰霜,瞬间又像个孩子偷笑的指了指门口。

“嗯,那我明天带来。”

正好小姜这几天还在为下一旬的公司计划犯愁,各部门的报表已经上交,她也拿给了莫氏的那两个资深的专家看过,可里面还有两点拿不准,不知是否真的会有利于苏氏的发展。

毕竟一向以来都是苏慕容审时度势,运筹帷幄,规划苏氏的发展与方向,这突然不管,换的人还是会有些拿不定主意。

“拿来什么?”莫释北的雪茄已经抽完,正巧推门听到了小姜的后半句话。

“儿童绘本,听说胎教时多看下对孩子好,我今天拿了几本来,苏总很喜欢,便准备明天再来几本来。”

小姜的心一提,正巧看到了那几本儿童绘本,便借题回答道。

“哦,如果好那我让沈渊去买几箱来不就行了。”莫释北也看到了桌上”我去了的绘本,大幅的图片,很艳丽,很卡通。

“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小姜先去挑一下总乱七八糟拿一堆来好。”

苏慕容偷偷的竖起大拇指给自己的助理点了个赞,同样信誓旦旦的附和着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