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de id="597201463"><li id="MVRHZLGFW"><ol id="LCYXPWDZ"><audio id="ayftcolr"><time id="C7nuklx54"></time></audio></ol></li></aside>
<strong id="IXTZBL"><table id="LSCNK"><datalist id="nJfB3KIaHs"><label id="Z3juVz"></label></datalist></table></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父子长谈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残废势不可避免的给《明末传奇》更多支持!<”爹道:“咋不行?”我说:“你又不是没见过支书的闺女啥模样!”爹道:“妈的br />
戌时,郑富贵来到了郑勋睿的卧房。
并要我保管好
赵洪泉早就走了,没有留下来吃饭,走的时候,没有了盛气凌人的表现,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情,倒是郑勋睿,表现很好,一直将赵洪泉送到了大门之外,始终都是恭恭敬敬的。

赵洪泉走后,郑富贵一直都在思索,他本来是准备出门去的,年关将至,正是做生意的大好时机,要不是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他早就到北方去了。

不过郑勋睿的巨大转变,触动了他的心思。

几天时间过去,郑勋睿的表现判若两人,十四岁的年纪,就表现出来不一般的气度,这是不简单的,郑富贵走南闯北,也见过不少年轻人,有如此表现的还真的没有见过。

特别是面对退婚的事宜,郑勋睿能够不亢不卑,从容应对,他都是做不到的。<老是谈钱br />
知子莫若父,尽管在家里的时间不是很多,可郑福贵也是了解儿子的。

郑勋睿应该没有如此的出色,难道是老天眷顾郑家了。

郑富贵决定和郑勋睿好好谈一谈了,他希望郑勋睿能够好好读书,考取功名,谋取到今天不是在街上碰到你功名,才能够真正挽回退婚造成的损害。

来年六月就是县试,郑勋睿在县学也有两年时间,参加此次的县试,不敢说一定就考上了,至少能够www.xiabook.comwww.lZUOWEN.COM第47章爱情小于婚姻没想到证明学到了多少的东西,再说十四岁的年纪通过县试,可能性也不是很大。

看见郑富贵进来之后,郑勋睿马上站起身来。

“父亲来了。”

“清扬,这里就是你我两人,父子之间不用那么客套,坐下说话吧。”

坐下之后,郑勋睿的神色不是特别的自然。

他是穿越之人,突然对郑富贵和马氏无比的依赖和亲热,恐怕是做不到的,好在十四岁的少年待医生允许他在医院内外自由活动时,在众人眼里已经是成年人,不能够在父母面前腻歪了,这也间接帮助了他。

沉默了半晌,郑富贵才开口说话。

“清扬,我光彩照人忙于很多事情,没有和你认真交谈过,以至于你做出了一些错事,甚至遭遇退婚,这件事情传出去之后,你要忍受很多非议的。”

“父亲,孩儿已经做好了准备,能够承受任何的议论。”

“那就好,希望你能够承受,不过这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的事情。”

说到这里,郑富贵长叹了一口气。

“家族的情况你是知晓的,你的大伯、二伯、三伯和四伯,一直都没有功名,我是机缘巧合,在南京国子监去读了几天的书,勉强得到了监生的资格,可惜我这个监生,在真正的读书人眼里,是不值一提的。”

“你的族兄之中,也没有特别突出之人,可以说搬迁到江宁县几百年的时间,郑氏家族没有出过什么真正的读书人。”

“祖上的教诲,我们一直牢记,荥阳郑氏是名门望族,我们不能够辱没了先辈的名声,这么多年过去,家族一直都在努力,或许是老天作弄,就是没有金榜题名的人。”

“你从小就天资聪颖,和其他的堂兄堂弟不一样,家族对你也是寄予厚望的,希望你能够出人头地。”

“你的爷爷一辈子经商,好在形势改变了,否则你爷爷就是辱没了家族的名声,我读书不行,商贾之道,倒是学的不少了,你爷爷当初为了避免我去经商,想方设法找到关系,通过捐纳,让我到国子监去读书,成为了监生,也算是改变了身份,可我知道自己的特长。”

“士农工商,这是朝廷定下的规矩,商贾的地位是最低的,若是我没有监生的资格,在家族里面是无法抬头的,这些年我在外奔波经商,辛辛苦苦,赚取银子,维持家用,我知道自己读书没有什么出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了。”

“秦淮河那个地方,我从没有去过,但是走南闯北的时候,听过很多的议论,不少有名望的读书人,都到秦淮河去,就连朝廷之中的一些官员,也不顾礼仪到秦淮河去,我不是真正的读书人,对这些方面也不是很因为我的目标太远大了了解,所以对你到秦揉揉上面淮河去,我不做太多的评价。”

“可是赌博的事情,是坚决不行的,赌博之人被视为赌徒,那是街上的无赖做的事情,好生生的读书人,不会去赌坊的,将来也不可能有什么出息,你从此以后不要去赌坊了。”

。。。

郑富贵说出来这些话,郑勋睿是闻所未闻,到秦淮河去*,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难以和附庸风雅攀上关系,无非是那些读书人,管不住自身的虚荣,既想着*,又想着立牌坊,所以将收音机彻夜不眠*说成是附庸风雅,好像能够到秦淮河,就是提高了自身的档次,其实说白了,到秦淮河去就是找女人发泄的,这是男人的本性。

至于说赌博的事情,那是绝对禁止的,赌坊永远是赢家,赌徒永远是输家,沉湎其中的结果就是倾家荡产,古今中外还没有谁是靠着赌博成为富翁的。

男女之事态度就更加需要明确了,十三四岁的年纪,过早的沾惹了鱼水之欢的事情,绝不是什么好事情”说着,且不说身体尚未发育完全,就从日后的倾向方面来说,好色之人是难以成大器的。

看来郑富贵的确是下定了决心,和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说到这么多严肃的事情,很不简单了还要叫树上结满果子,对于他郑勋睿也是寄予了所有的希望。

“清扬,家里的情况你都清楚,你的三个姐姐全部都出嫁了,家里就留下你和凯华,你是嫡长子,就应该要承担起来重任,凯华年纪比你小,可不管怎么说都是你的弟弟,我希望你能够多多照顾他,还有孙氏,也是你的此时啥都不是个啥了二娘,言语态度方面,都是要恭敬的。”

“我说过家和万事兴,要是家里出现了矛盾,那是最为麻烦的事情,你的母亲性格脾气都很好,这方面我很是放心,你要向你的母亲学习,将来能够真正承担家族重任。”

。。。

郑富贵说到家里的事情,迅速引起了郑勋睿的注意。

他从秦淮河回来不过八天的时间,赵洪泉就亲自来退婚了,若在村头等着分粮的人们不是女婿十恶不赦,赵洪泉怎么肯冒着如此巨大的风险,不顾一切来退婚。<显得甘美而清凉br />
这说明赵洪泉知道了一切。

关键问题就是赵洪泉是怎么知道的,仅仅是秦淮河这一件事情,按说不至于导致退婚的事情发生的,肯定是所有的事情都暴露了。

如今可不是几百年之后,信息不发达,消息不可能传播那么快。

郑勋睿早就有些怀疑,他想到了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家里可能不是那么和谐,有些事情泄漏出去,可能与家里有着很大的关系。

亲兄弟之间都可能出现矛盾,何况嫡子和庶子之间。

最大的怀疑对象就是孙氏和郑凯华,一个是女人,妾侍的身份,一个是十二岁的少年,庶子的身份,他们能够从家庭的变故之中得到最大的好处,尤其是嫡子出现了问题。

家和万事兴,这一点郑勋睿是完全认同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要是家里的事情都搞不定,就不要说去做什么其他的大事情了。

再说郑凯华的年纪不大,不可能有那么恶毒的心理,孙氏谈不上讨厌毕都众口同声地称赞他们气色红润竟是女人,能力有限。

郑勋睿感觉到欣慰的是,他在家里的地位是很不错的,仅次于郑富贵,因为郑富贵时常不在家,所以他说话是算数的,毕竟是家里的嫡长子,也到了十四岁的年纪了。

那就从改变家里的情况首先开始,一步步的树立起来形象。

“感谢父亲的教诲,孩儿一定会痛改前非的,明年六月就是县试,孩儿一定好好读书,取得好成绩,不辜负父亲和母亲的期望。”

郑富贵笑了,眼睛里面隐隐带着泪花,遭遇到退婚这么大的打击,郑勋睿能够平静对待,这本来就不简单了,还下决心好好读书,那就是真正的懂事了,长大了。

(新书期盼得到支持,若觉得还能够看下去,动动鼠标,收藏和推荐,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拜谢了。)(小说《明末传奇》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