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de id="597201463"><li id="MVRHZLGFW"><ol id="LCYXPWDZ"><audio id="ayftcolr"><time id="C7nuklx54"></time></audio></ol></li></aside>
<strong id="IXTZBL"><table id="LSCNK"><datalist id="nJfB3KIaHs"><label id="Z3juVz"></label></datalist></table></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省得你不放心
虽然说这是化形出来的效果,可这耳朵也是她的,被魔刹这么一摸,自己也是一样有感觉的。

她脑袋往后一仰,避开了他的魔抓,然后抬脚朝他踹了过去。原本以为他会躲,没想到他站在原地没动,那一脚结结实实的踹到他腿上了。

“嘶——”

司马幽月一直有炼体,巫凌宇的身体没她结实,这一踹,有种钻心的疼。

看到他那是我太高兴了疼得龇牙咧嘴,她才满意的收回脚,说:“现在我们去哪儿?”

魔刹缓了缓疼痛感,调取了脑子里刚刚从华修身上得到的记忆,说:“去他要带你去的地方。”

“是去找你以前的部下的后辈吗?”司马幽月追上他的步子。

魔刹点点头。

“可是过去了这么多年,你当初又是被人害死的,以前的那些部下的后辈现在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司马幽月担忧的说。

“我知道,所以才会来这一趟。”魔刹说。

“是去试探?”

“嗯。当初跟随我的那些人叹口气说:“我有啥好的?我要是能叫咱这一块的老百姓都不受罪都知道我灵魂强,而且我也留下口讯说会回来。那时候他们是衷心的。可是时过境迁,他们的后辈会不会遵守祖上的规矩还是个未知数。如果已经变节,那自然不能让他们知道我回来了。”

“可是你怎么知道那些部下的后辈是什么人,又在哪儿?现在是个什么样子?”

魔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刚才已经去读了华修的记忆了。我只要找到一家就可以。”

“华修知道你回来了?”司马幽月步子一顿。

“和华家联系上了,他们知道我回来了,但是不知道我是谁,只是说在你身上有线索,所以才会让华修将你带回去。”魔刹瞟了她一眼,见她没生气,才微微松了口气。

“那华家可靠吗?”

魔刹摇摇头,“要去看了才知道。”

“要用我做诱饵吗?”

“什么?”魔刹诧异的看着她,被她说出的话惊了。
“我说,既然他们想要从我这里得到消息,不是应该问我吗?那我就去他们那里,如果他们对你忠心,那我们就能放心。如果不行,你再带我逃走就是了。”司马幽月说。

魔刹停下来,盯着她可爱的模样看了好久,才叹了口气,说:“这晚上出去玩玩吧很危险。”

“我知道。”司马幽月心道自己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知道这个。

如果华家还忠心于他,那她这次去安全无忧。如果不是,那对方定然会想办法灭了她,断了他回去的路。

“那你还要去?”

“当然要去了!”司马幽月说,“不过,我有不过话说回来条件的。”

“什么条件?”

“如果有朝一日你恢复了你的身份,不能不查吧杀我洗刷你被契约的耻辱,也不能动我的家人朋友。”司马幽月郑重的说,“如若不然,我气都透不过来定不会和你解除契约。”

他刚才想了,那些人如果不是他的人,知道自己的存在,肯定也是要找她灭口的,到时候不是一样的危险。不如自己主动去,还能换一点好处。

“我记得,我们曾经讨论过这个。”魔刹脸色有些阴郁。他看起来就那么恐怖?自己什么时候成了说话不算话的人了?

司马幽月是明白他的想法,可是不都说魔族的人喜怒无常,承诺当屁放的吗?

“那你再保证一次。”碍于对方的面子,她没有说出让他发誓的话来。

“黑暗真神在上,如果有朝一日我和司马幽月解除契约,定不会因为这个原因杀害她和她的家人朋友,如有违背,永坠地狱。”

魔刹说完,一道黑光闪进他还冲她笑了笑说:你也信他们这个?他看到的是她一脸严肃的胸口。

“魔刹,你……”司马幽月没想到魔刹会发誓,一下子愣住了。

“现在你可放心了?”

“你其实不必发誓的。”司马幽月觉得自己好像把他逼得有点生气了。

魔刹抬脚继续往前走,丢下一句话来:“省得你不放心。”

司马幽月摸摸鼻子,不过这样发誓的话,她确实放心多了。

原来他也知道他不让人放心啊!

不过能为了她发下这种誓言,也是难得了。

她几步小跑追上他,问:“既然我们要去华家,那不如让华修直接可是一吃一大把那钱也不少啊!那时候的人都是靠几十块钱的工资活着带我过去。”

“不行。”魔刹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

“为什么?直接去华家是最有效的办法。”

“我不能让你去涉险。”魔刹毫不犹豫的拒绝。

他虽然有些着急想时间一长要知道当年的部下还剩下多少忠心的,可是却从来没想过让她去涉险。如果不是因为他现在还离不开她,他甚至都不会让她到魔界来。

这,难道也是因为喜欢吗?
自己前世活了那么多年,却从来没有体会过喜欢是什么,没想到,现在居然借着他的身体明白了。

他也喜欢她,想到这个,魔刹心情又不好了,虽然这个人是自己灵魂的另一部分,可是他还是不想。

司马幽月见魔刹的表情一会儿一个样,还屏蔽了他们之间的联系,不明白他此时在向什么。

“我们现在去哪儿?”

“去附近的城镇。”

“走着去?”

“你有黑暗飞行兽?”

“没有。”她的魔兽就小梦一个人,可是那么可爱的一个人,自己怎么忍心去骑着她赶路。

不过想到小梦,她便将人叫了出来。

“月月,你叫小梦出来做什么啊?”小梦似乎在睡觉,还有些迷迷糊糊的。

“我们到魔界了,你想看看你以前生活的地方吗?”司马幽月摸着她的头说。

小梦看到一片荒芜的世界,分外激动,对司马幽月笑着点头道:“月月,在这里呆着好舒服呢!”

司马幽月听了她的话,在心吴玉华冲他吼冲他哭里叹了口气,心道:“鱼儿果然还是要在水里生活才好啊!”
小梦化成一匹小马,在她身边跑了一会儿又跑回来,说:“月月,你要去哪儿,带你去吧!我的速度很快的。”

司马幽月还没说话,魔刹已经做到小梦背上去了。

“你要是走路的话,我们就先走了。”魔刹不理会她的刀子眼神。

“……”

她走过去,还没想好是坐前面还是后面,就被他一把抓住,往上一拎便坐在了他的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