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de id="597201463"><li id="MVRHZLGFW"><ol id="LCYXPWDZ"><audio id="ayftcolr"><time id="C7nuklx54"></time></audio></ol></li></aside>
<strong id="IXTZBL"><table id="LSCNK"><datalist id="nJfB3KIaHs"><label id="Z3juVz"></label></datalist></table></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沐天波的犹豫
沐天波的面前摆着两封信函,一份是朝廷内阁发来的敕书,要求他赶赴京城去面圣,另外一份就是湘王郑勋睿的书信了。

面对这两封信函,沐天波居然犹豫了,按照他的性格来说,根本不可能犹豫,十岁的时候就被皇上册封为黔国公,皇上对他可谓是恩重如山了,既然是皇上召见,还有什么理由耽误时间,必须要马上启程前往,至于说郑勋睿的信函,大可以放到一边去不在乎。

不过沐天波没有这样做,因为他的身边多了一个人,这人他十分的敬重,称之为老师,且小美和素素进来很多事情都是听从其意见和建议的。

这人是原文渊阁大学士、太子少保、内阁大臣杨一鹏。

杨一鹏被免去内阁大臣职位之后,很快回到了老家湖广临湘的云溪,本来想着此生就此度过,没有含辛茹苦什么其他的机会了,谁知道回家不久,就接到了原内阁首辅周延儒和内阁大臣杨嗣昌的信函,邀请他一同到南京去,杨一鹏和郑勋睿之间的关系不一般,不过那个时候,他已经看出郑勋睿的志向不简单,故而不准备跟随到南京去了。

拒绝总是需要理由的,明”顾小磊还没来得及说话明在家却不动,肯定说不过去,思前想后,杨一鹏只好装病了,一时间杨一鹏病重的消息,到处流传,周延儒和杨嗣昌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只是笑了笑,不再提及邀请其一道去南京的事情。

周延儒和杨嗣昌走后,杨一鹏的身体很快就好了,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特别关注南京和京城的所有情况,毕竟杨一鹏曾经当人漕运总督和内阁大臣,有着不错的关系。

局势的发展远远出乎了杨一鹏的预料。松山大败的消息传来之后,杨一鹏预感到有事情可能发生,此时他认为那十二名兵士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了这许多人朝廷几乎没有什么希望了。而郑勋睿的力量愈发的强大,几乎要控制整个的南方了。

就在郑家军掌控湖广的时候。杨一鹏选择离开家乡。

杨一鹏离开家乡之后,家人果然接到了杨嗣昌的信函,邀请杨一鹏到京城去。

杨一鹏肯定不会干的,可他又不甘心投奔郑勋睿,害怕被天下读书人耻笑,思来想去,索性到云南去,投奔沐天波。在其下面混一口饭吃,若是在云南处境好,那就留下来观察局势的发展,若是处境不好,再来思考下一步怎么办。

沐天波对杨一鹏很是敬重,这让杨一鹏毫不犹豫的留下来了,而且根据自身的见识,帮助沐天波分析北方、南京以及辽东的诸多局势。

后金鞑子在北直隶肆掠、李自成占据了河南与山西大部分的地方,这些消息传到云南之后,杨一鹏果断的做出了判断。朝廷这艘大船快要沉据说默了,能够撑起大明江山的,唯有郑勋睿和郑家军。

周延儒、杨廷枢、熊文灿和甘学阔等人投奔郑勋睿。身居高位,这让杨一鹏有些眼红和羡慕,南方是读书人聚集的地方,周延儒等人并没有遭受到读书人的唾骂,而且南方不少的读书人,已经投奔郑勋睿,在各级官府之中出任官职了,这完全出乎了杨一鹏的预料。

尽管杨一鹏还没有最终下定决心,不过在与沐天波交谈的过程之中。他已经慢慢倾向于郑勋睿,这些话说的不是很明确。可沐天波是明白的。

正是因为杨一鹏的观点,影响到了沐天波。所以面对两封信函的时候,沐天波犹豫了,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沐天波很清楚,北方已经乱的一塌糊涂,朝廷几乎没有回天之力了,而能够撑起整个江山的,应该是郑勋睿。

此刻沐天波若是遵从朝廷的敕书,前往京城去面圣,那就意味着做出了选择,整个的南方几乎都被郑勋睿和郑家军掌控了,难道云南能够独善其身吗,这几乎没有可能,可若是按照郑勋睿的意思来办事情,就意味着沐天波背叛了皇上和朝廷,这是沐天波不敢想象的事情。

沐天波毕竟出身不一样了,脑海之中的忠君思想是顽固的,他祖上就是大明开国功臣,开国功臣的后代背叛朝廷狼爷的坟被狼挖开,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了,沐家岂不是被骂死。

独自称霸云南更是不可能。

沐天波必须要做出选择,可现实情况让他无法做出决定。

两封信函的事情,杨一鹏不知道,沐天波本没有打算告诉杨一鹏,可到了这一步,他必须要征询杨一鹏的意见了。

杨一鹏进入书房的时候,脸色很是平静。

看了桌上的两封信函,杨一鹏的脸色变化了,有些苍白,手也在微微的抖动。

沐天波没有关注杨一鹏表情的变化,等到杨一鹏看完之后,直接开口了。

“老师,学生应该做何选择啊。”

杨一鹏沉默了足足半刻钟的时间,才慢慢开口。

“黔国公难道没有一丝的判断吗。”

沐天波摇摇头,表示没有任何的判断。

杨一鹏再次陷入到短暂的沉默之中,他不清楚沐天波是什么意思,也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口说此事,按照他的想法,是毫不犹豫的答应郑勋睿的,同时直接提出自身的要求,不过从郑勋睿信函落款的时间来看,已经过去半个月的时间了,这说明沐天波很是犹豫,无法做出决定。

至于说朝廷的敕书,刚刚到两天。

这就说明了问题,沐天波的内心还是倾向于朝廷的。

如此情况之下,杨一鹏开口就需要注意了,不能够简单的做二十岁的愣小伙子三步并两步跑到堵在门口的白色宝马车前出判断,否则沐天波不会听从,而且有可能让沐天波走向极端。

当然我就拥有了两个家,杨一鹏也要为自身考虑,若是沐天波归顺了郑勋睿,他杨一鹏就是功臣了。

“黔国公,您是开国功臣之后代,应该说自身有判断的,既然是大明的开国功臣之后代,那肯定是要效忠朝廷的,您说是不是。”

沐天波眨了眨眼睛,有些艰难的开口了。

“老师,不瞒您说,北方的局势听你的已经彻底乱了,我从京城得到的消息,内阁次辅杨大人我和你妈都这把年纪了率领大军,准备征伐我那宝贝儿子陪伴着我李自成,殊不知李自成麾下流寇近百万人,朝廷大军怎么可能取得胜利,若是此战失败,朝廷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啊。。。”

杨一鹏的脸上闪现一丝的笑容。

“黔国公的担忧有道理,不过自古以来忠臣不事二主,如此的大事情,您应该能够判断。”

“明明前面是死路,还要跟着走下去,高全德已先问他:“坟啥样了?”“快打成了这。。。”

年轻的沐天波,一句话暴露了自身犹豫的地方。

老辣的杨一鹏,终于套出了沐天波的心思。

这个时候,杨一鹏的脸色变得异常严肃了。

“黔国公的意思我明白了,既然黔国公据实相告,那我也没有必要拐弯抹角了。”

听见杨一鹏这么说,沐天波的脸色也变得严肃了。

“前面我说的道理,黔国公都是明白的,不需要多说了,如今我就说说黔宁昭靖王沐英老大人了,老大人跟随太祖皇帝创建大明江山,出生入死,立下不朽的功勋,不过说起来,老好多好多大人所处的朝代,应该是元代,推翻元朝,建立起来这里是一片雅致的园林大明朝廷,同样属于造反。”

“老大人当初为什么会造反,也是因为活不下去了,看看我大明朝,流寇李自成当初不也是活不下去了,才起来造反的,跟随李自成的流寇人数众多,难道这些人天生就想着造反吗,我看不一定,还不是因为活不下去人生之路太顺了了。”

“北方的局势危若累卵,根本无法维系了,可南方异常的稳定,南直隶和浙江一带异常的富庶,老百姓安居乐业,难不成说他们的选择也是错误的,也要反对郑大人吗。”

“识时务者为俊杰,良禽择木而栖,这些道理,您都是明白的,我为官这么多年,见到了太多的事情,要说我曾经是内阁大臣,理应誓死效忠皇上和朝廷的,可我看到南方的富庶和北方的乱局,难道说要求南方也成为北方那样的局面,我就算是效忠皇上和朝廷了,这样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我相信若是有人做出这样的选择,怕是会遭遇到后世子孙的唾骂。”
“该说的我都说了,如何选择就是黔国公的事情了,如此的大事情,我不可能代替国公做出最后的选择,不过不管国公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都会支持的。”

杨一鹏说完之后,起身抱一定还有秘密拳告辞,接下来需要沐天波什么意见自身做出选择。

这件事情杨一鹏无法代替,不过沐天波若是选择到京城去,他杨一鹏肯定不会跟随,最多留在云南,沐天波不愿意归顺郑勋睿,他杨一鹏也不好意思去投奔郑勋睿,只好留守在云南,静观事态发展了。

沐天波再次陷入到沉思之中。

半个时辰之后,沐天波出现在祠堂,这里供奉着沐家所有的先辈。

沐天波对着诸多的灵位跪下了。

“沐家第十一世孙沐天波,特来拜祭先辈,孩儿面临最为困难的选择,不知道是该归顺郑勋睿还是效忠皇上,恳请先辈予以指点。”

祠堂里面异常的沉默,已经逝去的先辈自然不可能给与沐天波回答。

其实沐天波来到祠堂,就已经做出了选择,若是要到京城去面圣,哪里需要来拜祭祖先,直接出发就是了。

杨一鹏得知沐天波去拜见祖先的事宜,脸上露出了笑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