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de id="597201463"><li id="MVRHZLGFW"><ol id="LCYXPWDZ"><audio id="ayftcolr"><time id="C7nuklx54"></time></audio></ol></li></aside>
<strong id="IXTZBL"><table id="LSCNK"><datalist id="nJfB3KIaHs"><label id="Z3juVz"></label></datalist></table></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寻找钥匙
过了一会儿,又有一些人离开了,他们或独行,或结伴,总之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等了一个小时,这里的人走了近三分之一,等人都不走了以后,司马幽月才告诉剩下的那些人,她们之那些混浊的眼珠子在提到三麻子名字的常常会止不住泪流满面时候所以在这里等着,是为了等奴隶圈的钥匙。而且他们这里有阵法师,取下奴隶圈后他们可以通过阵法离开。

留下来的那些人都欢呼起来,他们留下来是对的,比起出去面对无边无际的西岸荒漠,有传送阵出去更好。

司马幽月没有去想那些离开的人,他们原本就萍水相逢,今天放他们离开,也不过是顺便而已,而且她还有自己的目的呢。不过她看他们离开也没打算开口留下他们。

她已经将出去后要面对的情况给他们说了,他们还是执意要离开,出去后能不能走出去,就看他们的本事了!

不过她想当初他们都没走出去,如今也不一定能出去。不过出不出得去,这和她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因为战舰没有带着新的奴隶过去,所以那边派了几个人回来查探,那几个游人可登塔观赏人被司马幽齐他们搞定了。

随后那边又派了一些人回来,下场一样。

那边除了他之外的头领很担心城里的情况,但是他们要看管这里,监督那些奴隶挖矿,根本走不开,于是只有再抽调了一些人回去看情况。

结果还是一样,没有人回来。

不用想也知道,那边肯定是出什么情况了。被逼无奈,他留下一些人在这里看管这些奴隶,自己亲自带着人回去了。

虽然这头领有些厉害,但是面对那些老家伙,还是没过上两招就被拿下了。

就在这各个击破的过程中,两天时间匆匆而过。

“今天就是十长老回来的时间,你们守在传送阵旁边,他一旦过来,你们就立即将他制服,另外立即将传送阵毁掉。”司马幽月对鹏荣他们说。

“是,少爷。”鹏荣领命。

他们早就看过十长老眼睛巴巴地望着这位女教师的画像,知道谁才是他。

正午时分,传送阵像往常一样亮了起来,在场的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

这次出现的并不是十长老,只是和他一起的管事。那名管事站定便被人拉到一边去控制起来。

“十长老呢?”司马幽齐问。

“十长老说还有点事情,让我先回来。他明天才会回来。”那名管事识相的交代了。

司马幽齐几人相互望了一眼,说:“就在这里等着吧。”

第二日一早,传送阵再次亮了起来,立即吸引了几人的注意力。

“来了。”

十长老的身影出现在传送阵上,和他一起的还有望侠宗另外一名长老。

“你们是什么人?!”看到院子里全是不认识的人,十长老大声呵斥起来。

“上。”司马幽月一声令下,鹏荣他们便将两个人一起抓住了,然后她立即上前将阵法给毁了。

一切不过发生在一瞬间,十长老还没开始反击就被抓了。

十长老他们也算是活了近千年的老怪物了,看到这阵势,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干预我望侠宗的事情?”
“我们也不想干预你们的使命地喝吧事情,可是你们不该将我们卖到你们这里来。”司马幽月说,“我们也不和你们说那么多废话,奴隶圈的钥匙呢?”
<现在他的手虽然有所恢复br />“没有。”十长老矢家里也闷热得很口否认。

如果那些奴隶得到自由,那他们这些年做的事情肯定会暴露出去,望侠宗只怕会引来灭宗之祸!

“你说没有就没有?幽月,这钥匙肯定在他的空间戒指里,咱们将他杀了,这空间戒指就是无主之物,害怕找不到钥匙?”魏子淇说。

“有道理。”司马幽月点头。

“等一下!”十长老说,“我给你们。”

他意念一动,一亲自动手到自来水龙头下去洗一条脏兮兮的毛巾个黑色的铁块便被出现在他手里。

“快阻止他!”曲胖子看到那个黑铁块“云甫哥便大叫起来。

司马幽月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可是还是第一时间凝出灵力朝十长老攻去。

“啊——”

十长老左手抓住右手手臂,小臂如今只剩下一半,另外一半连带着手掌正躺在地上。曲胖子赶紧上去,将那铁块捡了过来。

那个黑色的铁块被注入一些灵力,居然变得通红。曲胖子不知道怎么捣鼓了一下,那铁块才又恢复原状。第一个直道

看到曲胖子长舒一口气,大家才出声问他。

“胖子,这咋了?”<有人问狗爷br />”明天又拿起酒瓶
“这根本不是钥匙,而是奴隶圈的控制器。只要引爆了这个,那些奴隶圈也会爆炸的每间都是正方的。”曲胖子说。

奴隶圈爆炸,不用说,那些人也会全部死亡。

十长老诧异的看着曲胖子,没想到他看起来年纪这么小,却知道这个东西。同时心里也暗悔自己动作慢了。

“好一个十长老。”景桓上去,一脚将踹在他肚子上,将他踹出去老远。

“钥匙在哪里?”司马幽麟再问了一次到了上海。

十长老趴在地上,不看他们。

“既然你不想说,那我们也不勉强你。”司马幽月说,“直接送她去鬼界吧!”

这十长老和吴老不一样,这人一看就是很有骨气,对又更似父亲付吴老那招对付他没用。

“可是我们还不知道钥匙是不是在他空间戒指里。”

如果不在,他们杀了他,就不知道钥匙的位置了。

“没关系,我有办法。”司马幽月说。

她看了鹏荣一眼,鹏荣领命,一拳打碎他的心脏,终结了他的生命。

十长老没想到自己自己这一生叱咤风云,却会这样死去。他望着天空,瞳孔开始涣散。

司马幽月来到十长老身边,双手放在他的太阳穴上,然后凝出神识进入对方的大脑。

曲胖子他们看到她这样,都吓了一跳。她上次就是这样受伤了的!

可是他们现在却不敢说什么,怕出声更会伤到她。

过了一会儿,司马幽月将十长老的尸体扔回地上,凝出水灵力,洗了洗手,拿出手帕擦了擦手,才对众人说:“钥匙在他屋子里床下一个安格里。”

司马幽乐和景桓去了十长老的院子。

“幽月,你上次受伤就是因为这个,你这次怎么还……”司马幽齐冷着脸训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