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de id="597201463"><li id="MVRHZLGFW"><ol id="LCYXPWDZ"><audio id="ayftcolr"><time id="C7nuklx54"></time></audio></ol></li></aside>
<strong id="IXTZBL"><table id="LSCNK"><datalist id="nJfB3KIaHs"><label id="Z3juVz"></label></datalist></table></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用人所长
郑勋睿决定要将李岩招致麾下,李岩这样的人才,正是他所需要的。

李岩本是士大夫之中的一员,却具有江湖义气,同情百姓的遭遇,在朝廷征收历年拖欠农业赋税的时候,拿出了自家的粮你是与不是郎中与我没啥干系食帮助无法生存的农民,由此得罪了官吏和士大夫,遭受到排挤,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被剥夺功名,被迫沦为流寇,士大夫之中如同李岩这种认识的人太少,尽管有些人的名气很大,可惜真正牵涉到自身利益的时候,还是毫不犹豫的站在士大夫的队伍里面,对于老百姓的疾苦,只是在嘴上说说而已。

李岩有学识经理大喜有能力,可以说李自成在短短半年时间之内迅速的崛起,与李岩有着决定性的关系,而且李岩所提出来的一些意见建议,是有着不俗远见的,若是李自成完全按照李岩的提议去做,那今后的发展之路,还真的说不准。

当然郑勋睿也有条件,那就是李岩必须要绝对的忠心,若是心怀异志,那他毫不留情会灭掉李岩,在有着充足条件的情况之下,对于有能力的人,要么就收归麾下,要么就灭掉,不要让其成为自身的对手。

郑家军出兵的任务已经基本完成,熊文灿和高起潜领兵来到洛阳府城之后,郑勋睿就会率领郑家军,乘坐漕船回到淮安去了,停留在巩县码头的漕船,已经抵达洛阳码头。

郑锦宏等人此刻是异常忙碌的,要将三十万石的粮食运到漕船上面去,还要将七十万石的粮食,帮助洪欣涛运出洛阳府城。至少要押送到潼关去,还有俘虏的甄别等等事宜,可谓是忙的不亦乐乎。

此次缴获的钱财也是不少的,李自成搜刮的那么你不只当不成领事钱财,全部都放在洛阳府城。被郑勋睿照单全收,金银珠宝价值达到了八百万两白银,这个数字让郑勋睿吃惊,也对李自成产生了不一样的看法,嘴上说着为百姓,可暗地里却大肆的敛财。要知道这些钱财的来路,也就是从绅士富户或者是百姓身上搜刮出来的。

人无完人,谁都是爱财的,郑勋睿不会因为这个原因完全否定李自成,不管怎么说。李自成造反也是想着过上好的日子,并且想着带领百姓过上好日子,这可以理解,可由此就如同某些史书描述的,将李自成誉为圣人,那就是大笑话了。

郑勋睿需要操心的事情不多,此番征伐,收获颇丰。粮草和钱财都很多,李岩当然不会将这些钱粮交给熊文灿或者是吴甡,要不是考虑到与吴甡之间的交情。他甚至一粒粮食都不会留下的,如今留下了二十万石的粮食,已经算很不错了。

日渐消瘦的李岩,终于见到了阳光,他记不清楚被关押多长时间了,被带出牢房。看着天空之中的太阳,李岩忽然有了一种求生的**。尽管他知道可能性不是很大。

大牢在府衙的前面,走出大牢。绕过几条巷子,就来到了府衙的前院,这里是府衙的大堂西部大开发虽是提出来好几年了,看着大堂的方向,李岩有些沮丧,不长时间之前,他还是这里的主人,发号施令都有人听从的,现在却是即将殒命的阶下囚了。

被关押的时候,李岩也想到了闯王,想到了义军,不过依照他的感觉,义军没有可能攻下洛阳府城,能够顺利撤离就算是不错了,不过李岩想到更多的是红娘子,这个一心为了自己的痴心的女子,李岩很想弥补红娘子,却没有机会了。

走路的时候,李岩的身体有些摇晃,在大牢里面的时间长了,没有见到阳光,有些眩晕是很正常的。

走过了前院,来到中院的时候,李岩有些吃拖长声音说惊,他以为自己会被带到大堂审讯之后,立即而且还有可能失去更多就定罪的,按照大明律,他完全可以被处死,并且不需要向朝廷呈奏。

很快来到了厢房前面。

走进厢房,李岩看见了一个背对着自都是为了打通关节己的身影,他知道这人肯定不一般。

“李岩,你身为大明读书人,并且高中举人,本就是士大夫之中打的一员,不好好过舒心的日子,为什么要想着造反。”

声音传来的时候,李岩有些恍惚,不过他很快清醒过来,既然都到了这步田地了,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可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无非就是一死。

“在下是读书人不错,在下跟随闯王造反也是不错,可在下不后悔,现如今官吏盘剥百姓,士大夫贪可我和你们相比却永远是两个层次婪无度,官府不管不顾百姓的死活,士绅富户还要吸百姓的血,百姓要么饿死,要么造反,在下读书干什么,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若是想着庸庸碌碌,在下还不如不读书,就做一个逍遥的农夫。”

“说的是不错,本官也不能够说你全部都错了,你到了李自成的身边,想到了很多的不办法,让李自成迅速壮大起来,现在大伙更喜欢谈论的就是位于cbd的中央电视台而且得到了民心,可你是否知道,李自成如今在做什么。”

李岩被关押在大牢之中,当然不知道李自成在做什么,他无法开口说话。

“李自成正在劫掠南阳府、汝宁府的百姓,所过之处如同蝗虫,什么都抢光了,要说如此对待士绅富户,倒也说的过去,可面对寻常百姓,竟然也劫掠人家的粮食,你说李自成的这等做法,比官府如何。”

“不,在下不相信。。。”躲在家里

郑勋睿终于转身了,看着李岩,脸上露出冷笑的神情。

“本官还以为你李岩是条汉子,谁知道也如此的不济,失败了就是失败了,选择有误就是选择有误,有什么不敢承认的,你在李自成的身边,帮助其树立形象,提出诸多的要求,其实就知道流寇以前的所作所为,打着劫富济贫的旗帜,干的就是土匪的勾当,你期盼能够改变流寇的形象,不过很遗憾,本官告诉你,流寇无法改变,一旦他们自身的利益遭遇到侵害,其凶残的本性就会暴露无遗,他们就将变成天下最为凶残的野兽。”

郑勋睿的年轻和气度,让李岩不自觉的低下头,这种自惭形秽的感觉,以前从未出现过,尽管郑勋睿说出来的话语很是刺耳,但李岩无法反驳。

“本官还要告诉你,李自成和张献忠之流不可能成功,他们最终的命运就是灭亡,本官倒不是说什么大话,也不是成心贬损李自成和张献忠,本官没有必要那样做,想要做大事情者,若是没有远见抱负,没有坚定的信仰,不能够从善如流,没有海纳百川的胸襟,怎么可能有大的作为,你想想,李自成和张献忠有这样的能力吗。”

“在下以为,时势造英雄,闯王的确没有如此的能力,可随着义军的发展,在下相信闯王能够做到这些的。”

一直插到俺怀上郑勋睿看了看李岩,微微点头,看样子李岩并非是浪得虚名,的确对历史有一定的研究,要知道大明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就曾经是乞丐。

“李岩,看样子你就能得出这样的结论:骨子里还是经过了思考的,读过不少的史籍,很可惜你的眼光也不怎么样,纵观历史,想要成大事者,首要的条件就是坚定的信仰,不管遭遇到什么挫折,都能够依靠信仰支撑,而且身边也有一群志同道合者,李自成和张献忠若是有着坚定的信仰,本官也认为他们是能够成就一番事业的,很可惜啊,他们做不到。”

郑勋睿走到了李岩的面前。

“李自成之前不过是一绝不能提前暴露名她必须在此声明驿卒,吃不饱饿不死,朝廷裁撤驿站,李自成丢掉了差事,无奈投奔边军,张献忠也是边军之中的一员,按说他们不至于饿死还明里暗里地贪污城防部队的钱财粮蓖,与百姓不一样,很可惜他们不满足现状,李自成眼见北方大乱、舅舅高迎祥造反,随即跟随起兵造反,张献忠更是不用说,数次违背军令,差点被斩首,最终也是起兵造反,他们真的是为了天下的百姓吗。”

“本官听闻,李自成和张献忠造反之后,身边的女人都不少,尚未成就大事情,就开始享受,要是真的有作为了,岂不是拼命享受漫过大桥,这等的信仰,本官都觉得好笑我都找了个遍。”

郑勋睿说到这里的时候,李岩低下头,再也说不出话来。

“本官今日所说这些,你好好想想,取舍就在一念之间。”

说完这句话,郑勋睿挥挥手,李岩被迅速带出厢房。

回到大牢,李岩辗转反侧,送饭的军士来了,他忍不住开口询问了。

“今日在下见到的大人是谁。”

这一次,送饭的军士居然开而我国还停留在几乎被淘汰的用动物胶和油漆生产砂纸、砂带的阶段口了。

“哼,连我们大人是谁都不知道,我们大人乃是太子少保、户部尚书、右都御史、漕运总督郑大人。。。”

李岩的身体摇晃了一下,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他不可能不知道郑勋睿,郑勋睿是天下读书人的翘楚,三元及第,其作为更是令天下读书人敬仰。

军士离开之后,李岩开始仔细思索郑勋睿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反复揣摩。

这一夜,李岩没有入睡,一大早军士来送饭的时候,李岩态度恭敬的开口了。

“这位小哥,在下想见见郑大人,还请小哥代为转达。”

军士看了李岩一眼,没有说话,放下了饭菜,转身离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