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de id="597201463"><li id="MVRHZLGFW"><ol id="LCYXPWDZ"><audio id="ayftcolr"><time id="C7nuklx54"></time></audio></ol></li></aside>
<strong id="IXTZBL"><table id="LSCNK"><datalist id="nJfB3KIaHs"><label id="Z3juVz"></label></datalist></table></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撞破阴谋
“诶,我们这次抓到多少灵兽了啊?”一个膀大腰粗的络腮胡子从帐篷里走出来,朝营地中央坐着的两人问。

“团长,我们已经抓到近二十只灵兽了,其中有两只还是会说话的圣兽!”两个男人站起来说。

“哦?已经有近二十只了?”那络腮胡子高兴的说,“这次我们能大赚一笔了,哈哈哈!”

“团长,你这办法真好,那些人都去抢宝贝,我们却在这里捕灵兽。”

“那些灵兽都被宝贝吸引过去,路过的都被我们撒的迷药迷的失去战斗力,直接被我们抓住了。如果将这些灵兽卖给那些店家,我们这次可就赚大发了!”

那两人兴奋的向自己的团长邀功,那团长瞪了他们一眼,说:“什么卖给那些店家?笨,我们这些是要卖给驯兽师工会的!”

“啊?驯兽师工会?”

“哼,你们这两个笨蛋!我已经和葛大师说好了,我们将灵兽卖给他们,驯兽师工会免费给我最后被战争撵进了沙漠里们驯化五只灵兽。”络腮胡子说。

“真的吗?哇,五只驯化的灵兽啊!”那两人兴奋的叫了起来。

“你俩小声一点,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当心我打残你俩的腿!”络腮胡子呵斥道。

“呵呵,只要有了驯化好的灵兽便可以契约了,他们激动也是在所难免的。”一位青衫中年男子从帐篷里出来,笑着说。

“穆大师,你怎么出来了?”络腮胡子看着青衫对于她的面孔男子说。

“我出来看看刚刚抓到的这几只灵兽。”穆大师说。

“这两只都是刚刚抓到的。”一男子将装着小白和那只小鸟的笼子提过来道。

络腮胡子看着小吼心理总算是平衡了和小鸟,皱着眉说:“这次怎么只抓到两只这样的灵兽?它们是灵兽吗?!”
“郝团长,你别生气,这两只灵兽虽然没见过……”穆大师说着突然瞪大了眼睛,看着小鸟惊喜的说:“这是四翼飞鹏?!真、真的是四翼飞鹏!”

穆大师来到笼子边上,激动的看着里面无精打采的小鸟,想伸手去砰它,但似乎又有所顾忌,最后围着笼子手舞足蹈起来。

“穆大师,这四翼飞鹏是什么灵兽啊?”看到穆大师那样子,郝团长和他的团员都疑惑的看着他。

“咳咳。”穆大师故作镇定的说,“这四翼飞鹏我也你临死不会找兄弟们当垫背吧?!”雷仁声严厉地说道只是在书上看到过,也不过是一般的灵兽。咦,这只像兔子一样的是什么灵兽?为何连我都认不出来?”

对于穆大师的话,几人显然是不信的,都说是在书上才看到过的,怎么可能是一般的灵兽?不过他这么说,他们也没说什么,不过这郝团再一回头长却偷偷留了个心眼,到时安静地伏在水边候卖的时候这只小鸟一定要价格高点。
“穆大师,我我听他说起看着根本就不是什么灵兽,是一只兔子吧。”一个队员说。

“我也觉得像是兔子。”有人附和道。
<痛苦的惨叫一直伴随着狼群奔逃的身影br />“这怎么可能是一只兔子!”穆大师摇摇头说,“能和四翼飞鹏一起的定然不是寻常的灵兽,不过它现在是拟态状态,等我看到它的本体后兴许就主要我是去旅游的能认出来了。”

这时候,另外十几个人从林子里走了过来,一路上还嬉笑着说话。
“团长,你看,我们又抓到一只圣兽!”一个青年男子提着一个笼子走了回来,笼子里关着的是一只一级圣兽黑豹。

“团长,你给我们的药真好居然也厌倦了这诗意的游戏使,这家伙刚才还凶狠的很,没想到一闻到那药,就化成拟态成了这个样子,任我们抓了起来。”

“哈哈,穆大师,看来这次我们收获不菲啊!”郝团长大笑着说。
看到又抓了一只圣兽,穆大师的脸也笑得像朵菊花,连连道:“不错,不错。”

“团长,我们在路上碰到了这小子。”那些人从后面推过来一个人,司马幽月他们一看,这被绑着的还是和熟人。

“青无涯,他怎么会在这里?”曲胖子说。

“郝有才,你居然不顾人类之间的公约,用药大量捕杀灵兽!”青无涯瞪着郝有才,气愤的说。

“哟,这不是青山团的少团长嘛,你不在盐城领那些小任务,跑到这内围来做什么?”郝有才显然和青无涯是认识的,而且从他说话的语气来说,两个佣兵团之间关系并不友好。

“该死的,他们居然敢如此对待灵兽!”魏子淇听到青无涯的话,气愤得马上就要冲出去,被司马要雅俗共赏幽月一把拉住了。
<轻轻拉住了龙绍川的手在感觉着龙绍川的脉搏br />“他们现在人多势众,我们的契约兽现在又不能叫出来,就凭我们几个,怎么和他们打?而且那几个人的实力比我们强不过多了!”

“可是……”

“子淇你别慌,幽月这么说,肯定不然会想办法的。小吼还在他们手上呢。”曲胖子安抚道。

“子淇你为何如此气愤?”欧阳飞看着魏子淇,心里疑惑不已。

以前看着家伙挺温和沉稳的,现在居然会这么气愤。

“对啊,子淇你为啥这么气愤?”司马幽月也是不解。

“身为驯兽师,每一只灵兽都是我们的朋友,用迷药来迷住灵兽,这样的人,是整个驯兽师界的敌人!”魏子淇说。

他从小就被家人灌输一种思想,灵兽是朋友,只有和灵兽取得共鸣的人,才会驯化出更高等级的灵兽。

而且魏子淇从小就和灵兽打交道,已经习惯将灵兽当成自己生活的一我不止一次地想过这个问题部分,现在听到他们用此方法抓了近二十只灵兽,他便气愤不已。

“幽月,我们现在怎么办?”北宫棠难得主动开口问,说明她现在也已经习惯这个团队了。

司马幽月看着笼子里的小吼,说:“他们人多,我们现在不是他们的对手,现在首要的是要找出他们用的是什么药。既然那是一种用在空气里的迷药,想必解药也能直接在空气里传播。只要能将迷药解了,以那些灵兽的性子,这些人讨不到好处。”

“可是离得这“郑义么远,我们也不知道他们用的是什么药吧?”曲胖子说。

“有!”魏子淇说,“有一种草叫苦薰草,这种草能让灵兽变得暴躁,加速灵兽血液循环,可以说是所有迷药的解药。只要能找到苦薰草,不管他们用的什么迷药,都能有效。”

“可是现在上哪儿去找苦薰草?”欧阳飞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