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de id="597201463"><li id="MVRHZLGFW"><ol id="LCYXPWDZ"><audio id="ayftcolr"><time id="C7nuklx54"></time></audio></ol></li></aside>
<strong id="IXTZBL"><table id="LSCNK"><datalist id="nJfB3KIaHs"><label id="Z3juVz"></label></datalist></table></stron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暗地里的运作
内阁次辅文震孟和内阁阁臣林钎的先后病逝,导致内阁出现了空缺,朝中很多人表面上为文震孟和林钎惋惜,其实真正关心的是内阁大臣的替补问题。按照以前的规矩,皇上会在早朝的时候,宣布实行会推内阁阁臣,这样的推荐,一般都是在三品以上官员之中进行推荐的,不过这一次很是奇怪,接近一个月的时间过去,皇上没有丝毫的动静。

这就令朝中的流言出现了,众人对此事都非常的敏感,特别是那些有可能进入到内阁的大人,更是惴惴不安,不知道皇上这一次会如何的操作。

能够进入内阁,表示自身得到了认可,而且也进入到了权力的巅峰。

内阁大臣就是实际上的丞相,虽说大明开国皇帝废除了丞相他又给何宝来配了车和专职司机制度,可也因为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处置朝廷之中的事情,成立了内阁,帮忙批阅奏折,随”二赖头说:“你收好着时间的推移,后面的皇帝或者因为能力上的欠缺,或者是安于享乐,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处置朝政,导致内阁逐渐把持了朝政,成为了名义上的丞相。

不过内阁大臣与丞相还是有一定区别,毕竟丞相为百官之首,名正言顺的管辖朝政,统领三省六部等部门,但内阁就不一样了,是皇上赋予暂时管辖朝政的权力,大明朝廷分为外廷和内廷,外廷的代表就是内阁,内廷的代表则是司礼监,内阁掌www.lzuowen.com下~书~网1414王茜没有来握了票拟权,提出意见和建议,司礼监掌握了批红的权力,两者相互制约。任何一个内阁首辅和内阁大臣,基本都是要和司礼监处理好关系的,否则两边互相抬杠,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万历以来,内阁的权力逐渐增加。几乎可以决定朝廷的很多大事情,当年万历皇帝多年不上朝,但有内阁履行职责,偌大的朝廷正常运转,由此可见内阁的权力是很大的。
<我br />朱由检登基之后,本身非常的勤勉。可谓是工作狂,对于内阁的依赖就更大了,这也让内阁的权力丝毫没有削弱的迹象。

读书人入朝为官,想到的就是证明自身的能力,而证明能力唯一的办法。就是不断得到重用,不断升官,权力不断增大,所以内阁大臣一旦空缺,朝廷之中的争斗是很激烈的。

内阁大臣出现空缺,内阁首辅包括内阁大臣,是有权力举荐人员的,他们虽然没有决定权。但话语的份量是很重的,皇上也是会注意的。

户部尚书侯恂是最大的热门之一,甚至有人预测。侯恂不仅能够进入内阁,还有可能直接成为内阁次辅,接替文震孟的职务。<你不觉得离谱吗?还有那个猴子br />
侯恂是东林党人,背后有着强大的支撑。

要说侯恂本人的品性还是不错的,为官清廉,不趋炎附势。万历年间殿试高中,曾经在山西与河南等地为官。因为和阉党斗争,被罢免官职。崇祯元年被朝廷再次启用。

崇祯六年长得漂亮也没用,侯恂是出任户部尚书,三年时间过去,可谓是殚精竭虑,吃尽苦头,朝廷赋税严重不足,北方各地遭遇灾荒,每年都需要救济,朝廷拿不出来银子,流寇肆掠,需要剿灭,可打战是需要银子的,朝廷也不可能拿出来那么多的银子。

如此的情况之下,侯恂想尽了办法,总算是维持下来了,就连皇上都认为,侯恂理财还真的是不错,想到了不少的办法。

所以这次内阁出现了空缺,侯恂的呼声是最高的。

对侯恂表示支持的,有内阁大臣钱士升,内阁首马磊必死无疑辅温体仁以及内阁大臣张至发和张凤翼的态度有些模棱两可。

这些情况,侯恂本人都是知晓的,表面上看,他的表现还算是平稳,没有去专门的打听,也没有打算去拜访某些人,颇有些随波逐流的味道了。

但侯恂有一个可以帮忙的人,那就是他的儿子侯方域。
侯方域是复社领袖之一。活动的能力是很强的,吊唁了文震孟之后,侯方域专门赶赴京城,为老爸的前途开始奔波。

侯方域来到京城,自然有人迎接他,那就是张溥口沫横溅地说着等人。

张溥是复社的最高领袖,与侯方域的关系非常不错,因为入朝为官,不可能继续留在南直隶,所以和侯方域进行了分工,张溥负责在北方扩大复社的影响力,侯方域则是在南方负责稳要在过去固复社的影响力。

张溥、张采、杨彝、吴伟业、吴昌时、龚鼎孳等走不了几步人,专门设宴款待侯方域。

张溥等人遭遇皇上的训斥之后,老实了一段时间,不过他们和郑勋睿势不两立,绝他已让肖克平整理出一个提纲不会善罢甘休的,毕竟东林党人有着明确的规矩,对于影响到自身利益的官吏,动用手段是毫不留情的,必须要打倒在地。

文震孟的去世,让张溥等人看到了希望,郑勋睿和杨廷枢等人在内阁的依靠消失了,这个时候,他们只要想办法让东林党人进入内阁,那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打击郑勋睿和杨廷枢等人了,这样的机会他们绝不会错过。

唯一让张溥感觉到不满意的是,吴伟业的态度有些含糊,虽说还是和众人在一起,但很少议论有关东林书院和复社的事宜了,话语也变得少了一些。

张溥和吴伟业是师生关系,处处维护吴伟业,要不然依照张采和杨彝等人的脾气,早就和吴伟安家庄位于夏家庄的东南角业闹翻了。

张溥等人的身份不够,不过是监察御史,想要运作内阁大臣的事宜,有些不自量力,可是他们背后有着不一般的支持,东林党人和江南士大夫商贾的支持,任何人都不敢小觑,动用这些力量来运作,让侯恂进入到内阁,应该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

张溥的府邸。

书房里面,张溥、张采、杨彝和侯方域四人,面容都是严肃的。

杨彝首先开口说话。

“侯大人身为户扭动了一下身子部尚书,这么多年勤勤恳恳,若是不能够进入内阁,天理不容,不过皇上没有坐在床边实施会推,这里面就充满变数了,我等必须为侯大人鼓与呼,制造舆论。。。”

张溥还没有说完,侯方域开口了。

“子常兄,这个做法不妥,父亲也不会答应的,父亲一向低调,不愿意过于出头,诸位都是知道的,我此次强行到京城来,就是想着为父亲努力的,我这等的做法,父亲都不支持,何况为父亲鼓与呼,那就更违背了父亲的意愿,恐怕适得其反啊。”

张溥点点头,跟着开口了。

“朝宗说的是,我们不能够大张旗鼓,皇上没有会推阁臣,怕是有其他的考虑,这个时候若是大张旗鼓的造要行动起来势,适得其反,侯大人进入内阁是绝无问题的,可我们要做到万无一失,我看还是其他方面想办法。”

杨彝的脸微微有些红,看着张溥开口了。

“天如,那你说说,有什么好的办法。”
张溥没有马上开口,而是看向了张采。

张采一直都在沉思,没有开口说话,脾气火爆的他能够做到这一点,很不非常消瘦简单了。

抬头看了看众人之后,张采慢慢开口了。

“我认为有三个办法,其一,我们可以上奏折,评价这些年以来户部之功劳,府库拮据,这是谁都知道的事实,可就是在如此情况之下,侯大人殚精竭虑,硬是维持下来了,这一点皇上都是表示赞誉的,我们上奏折,可以让皇上加深印象,当然我们的奏折要委婉含蓄,不能够直接鼓吹,那样让皇上看出来了,效果不好。”

“其二,在内阁之中找寻支持,钱大人是支持侯大人的,我认为,我们和朝宗可以分为两路,分别去找到钱大人,言明其中的厉害关系,恳请钱大人支持侯大人,这样效果就直接很多了,能够取得意想不到的好效果。”

“其三,动用东林书院和复社、应社的力量,让他们给内阁的温大人、张至发大人和张凤翼大人压力,至少让他们不能够反对侯大人进入内阁。”

。。。

张采说完之后,张溥点头,不过杨彝有些不服气。

“张凤翼对我们历来都是不感兴趣的,温大人同样是模棱两可,要是找到他们,不知道会不会引发更多的事情,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张溥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子常兄,受先的建议是非常不错的,只要这几个方面都运作到位了,侯大人肯定能够进入内阁,说不定会成为内阁次辅,温大人担任内阁首辅这些年,虽说对东林书院、复社和应社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但也不敢明确的反对。”

侯方域站起身,抱拳给众人行礼。

“谢谢诸位兄长的支持,我一定铭记在心,明日我就去拜见钱大人,其余的事情,就请诸位兄长操心了,这些事情我出面不好操作的,大恩不言谢,来日方长。”

张溥摆摆手。

“朝宗这话说过了,这本是我们的职责,若是我们袖手旁观,那就要遭遇到众人的谴责了,对了,朝宗曾经跟着钱老先生去吊唁文震孟大人,定是见过了郑勋睿的,不知道有什么感受,可以说说的。”

侯方域的脸上露出了不屑,开口说起对郑勋睿的认识了。。。(未完待续)